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指婚

指婚

    凌渊停步,垂眼望着她:“就这事儿?”

    徐瑾若点头。

    凌渊回头看了眼那面馆:“那你是没吃饭出来的?”

    徐瑾若道:“气饱了。谁知道气也不顶饿,出来我就想吃饭了。”

    凌渊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我笑了吗?”

    “当然!”

    徐瑾若盯着他,难不成有没有笑他自己不知道?

    凌渊还真不知道。

    河边凉风习习,柳丝拂面,让人心情也闲适起来。

    他说道:“你吃那么多,撑不撑?要不要散散步?”

    徐瑾若也没别的事情,点头跟上了。

    凌渊问:“你为什么想回金陵?”

    “京师不好玩。沈姐姐进宫了,我也没有别的朋友,我想家了。”

    小姑娘声音有点低沉。

    凌渊走了几步,说道:“大将军有个女儿,跟你差不多大,改天介绍给你认识,要不要?”

    徐瑾若给面子道:“也好啊……”

    凌夫人等着凌渊回来吃饭,可是凌渊直到天擦黑才回来。

    “怎么样?”她笑着问。

    凌渊道:“您说谁?”

    凌夫人又啧声:“当然是李姑娘!”

    凌渊想了一下,道:“这事儿就这么着吧,还是我自己挑。”

    凌夫人无语。

    这日下了朝,杨肃把凌渊和徐澜都传到了乾清宫。

    “张之焕他们上折子请奏让朕纳妃,还抬出了先帝。”

    凌渊倏地抬起头来:“纳妃?”

    徐澜也收敛神色,随后坐直了身子。

    “是啊,还连人选都已经有了,朕看了看,全都是家底不薄的大家闺秀。”杨肃望着他俩。

    凌渊放下折子,凝眉道:“他们这是对皇后不满?”

    杨肃轻哂。

    徐澜道:“皇后文武双全,既有定国之才,又有兴邦之能,且年华正青春,不管是论才学,还是论未来对皇室的贡献,都绝无人再出其右。

    “皇嗣的事情也完全不必着急。私以为,纳妃之事完全是添乱。皇上应当与皇后和睦恩爱,并肩合手将精力放在振兴朝堂上才是。”

    杨肃掀眼道:“惜之怎么看?”

    凌渊漠然道:“皇上若要纳妃,那就把皇后还给我们凌家吧。”

    杨肃咳嗽:“这事不能开玩笑。”

    他道:“这么说吧,朕看了看,张之焕虽说给朕添了乱,但挑的这几户人家,皇后说倒都是正正派派的,几位小姐她也都见过,模样性子都不错的。

    “你们俩不是没订亲么,要不然这样,你们挑挑看,朕给你们指个婚?”

    凌渊和徐澜同时看过来。

    “怎么样?”杨肃道。

    凌渊放了茶:“皇上怎么知道臣没有许亲?”

    杨肃愣了下。

    徐澜也看过来。

    凌渊理理袖口,道:“在张之涣这边交给臣,指婚的事臣领了皇上的心意。”

    他就不信杨肃连这点事情都应付不了,这无非是要反过来给他们俩添堵罢了!

    杨肃纳然看向徐澜,徐澜顺势也道:“臣也先谢过皇上。”

    出了宫,徐澜拉住凌渊:“你几时许的亲?我怎么不知道?”

    凌渊道:“这许亲的事我也不能上赶着告诉你不是?”

    “不是,你这悄不愣登地许了亲,我可还没着落呢。我母亲每每催我,我都拿你来做现成的例子搪塞,往后我还怎么跟她说?”徐澜半笑半埋怨的。

    凌渊沉吟着,说道:“我也没有说我已经许成了不是?”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渊看了眼他,想起了跟他一样有着明亮双眸的徐瑾若,说道:“暂不说。”

    “这还用瞒着?”徐澜又笑。

    凌渊但笑不语。

    杨肃回到后宫,在书房找到了长缨。

    他把见过凌渊他们的事情说了,然后道:“我怎么觉得惜之有了情况?”

    长缨不信:“不可能吧?早两日姑母进宫都还在为他的婚事头疼。”

    都这个年纪了,从前还可说是心意难平,如今余事平定,他也该考虑自己了。

    可听凌夫人的意思,他倒是不拒绝,只是左看不顺眼,右看也不合意,这怎么就突然有了情况?

    杨肃却老谋深算般地一笑,道:“我看差不离。”

    长缨扬眉,未置可否。

    杨肃望着她手里书卷,道:“你在看什么?”

    长缨把书扬了扬:“姝音给我送来几本近几年海面商船的运行书籍,我拿来翻翻。”

    谭绍原是傅家的头号拥趸之一,在傅明江叛乱时也曾经作过呼应,当时大理寺审判时长缨也是主审之一,旁的人一力要把谭家也给拿下,是长缨保了他下来。

    如今谭绍被贬去杭州湾当了千户,谭姝音与丈夫也跟随去了,来信两次,一次是长缨进宫之前,信里说了些感念的话,二次便是以极严肃的态度给她呈来了这些书籍,以及海面近况。

    在宋逞的推动下,杨肃正好在考虑复通海运的事情,听到这里便伸手把书接了过来。

    “河道委实劳民伤财,负担过重,但海面不宁,想复通海运也无异将引狼入室。”

    他翻看着说。

    “海面不宁与朝廷严禁海上通商也有关系。我认为,倒是可以挑选合适的时机,先开放一部分通商范围试行看看效果。”

    商人货物不能运出海外,想牟利只能暗中走私,如此便滋养了海盗。若想遏制海盗,还是得从根本上想办法。

    杨肃问:“有没有可供实施的具体方略?”

    长缨耸肩:“得现想。”

    “那就想吧。”杨肃坐下来,“宋阁老打算派宋寓回南边,亲去杭州察看现状。如果他那边线索与谭绍所得无异,开放海外通商也不是不能考虑。”

    长缨也坐下来:“倒不如自积水潭起,一路沿着海岸南下。”

    “那就得好几个月。”

    “只要海情摸得准确,莫说几个月,就是一年半载又何妨?”

    杨肃沉吟着点头,“你说的倒也是。索性我授他个‘巡海御史’之衔,以钦差身份沿途往上,倒更为便利。”

    “皇上!娘娘!”

    刚说到这里,这边厢紫缃就快步进了来,帘栊下躬身道:“汝安郡夫人临产,方才如意遣人来奏请太医!”

    长缨瞬间直身!

    杨肃看了眼她,道:“速传梁凤!”13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