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槐花饼

槐花饼

    给秀秀的敕封随同聘礼一道下达,从此她就是正二品的汝安郡夫人了。

    秀秀谢了恩,喜中又掺点忧。

    夜里长缨伴着她用晚饭,她牙箸点了点面前一道麻油笋尖而后就不动了。

    “怎么了?”长缨问。

    秀秀望着她“铃铛,南边的海盗打的怎么样了?”

    长缨顿了下,说道“还在打。那海盗狡猾得很,没个一年半载地大约明朗不起来。你先安心待产,别的不要操心。”

    秀秀没说什么,筷子却也没有再动。

    饭后回了房,长缨把紫缃喊来“秀秀近来怎么样呢?”

    紫缃道“看着挺好的,但自己一个人闷声呆着的时间也多了。奴婢总觉得,她大约是有猜想了。”

    长缨揉起了额角。

    自打荣胤出事,她便要求所有人对秀秀说荣胤去南边打仗了,先是说打叛军,后来叛军完事了,她又说去打海盗,怎么着都想把事情拖到孩子生下来再寻机会跟她说。

    可是随着近日到府的人越来越多,她又不能完全阻止她与外人接触,这事能不能瞒到孩子生下来,真的不好说。

    虽说自打出了荣家,秀秀自己再没有给自己和荣胤任何机会,不存在说她害荣胤的说法,但终究荣胤是因为她而去的傅家。

    而且很明显,他们这两人之间虽然没什么交集,但四年时间也还是隐隐养成了一点默契,如果她听到点风声,以她绝不愿意欠人恩情的性子,还不得立时了断?

    长缨沉吟了会儿,说道“梁凤说离生产还有多久?”

    “至少得半个月。”

    还有十日不到她就得进宫了,她不在府里,这事能不能守住就更难说了。

    “只能跟梁凤和稳婆说,让他们统一口风,不让她出内院了。”她下决心道。

    虽说这样是难熬一些,但若走漏了风声,她可真吃不准她能不能掌控得住后果。

    紫缃点头。

    隔日瞅空,长缨就带着紫缃到了荣家。

    荣坚与夫人早早地候在门下,伴着她到了青留院。

    青留院是距离荣家老爷子所居之处最近的院落。

    “家父昔日对二弟最为严厉,总是恼恨他少年不羁不服管束,刘子昂之事发生之后,家父更是一度要逐他出家门,后来就有了分府之说。

    “但这回胤弟出事之后,父亲嘴上什么都不说,心里最为放不下的人却是他。这或许就是‘严父’的心情吧。”

    荣坚温声笑叹说。又道“我总记得年少的时候,父亲曾说过,我们几兄弟加起来的出息,都及不上胤弟一个人,可见,这老父亲的心,其实还是偏着的。”

    长缨停在院门下笑道“荣爷爷眼光独到,虽是恨铁不成钢,但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心里却明明白白。”

    荣坚是荣家的掌家人,这些年荣家在他手上倒的确还算是没出什么漏子,甚至可以说家声还有放大之势——当然荣胤这位大将军也有功劳,但总归提到荣家,总归还是会先提到城东老宅,可见不算辱没。

    听着这话荣坚便知道是拐着弯地给他面子,便笑着摆手道“进去说。”

    正是初夏,院子里一树槐花开得正好,粗壮树干粗犷自然,看得出来精心打理过的院落透着简朴静谧。

    庑廊下有少女挽着袖子在洗槐花,那温柔恬淡的样子,竟然是一向暴躁激进的荣璧如。

    “如姐儿。”荣夫人出声唤着她,使了个眼色。

    荣璧如抬起头,看向长缨。

    长缨看着消瘦了的她,心里也有一点歉疚。

    往大了说荣胤被傅容诱去傅家是为了替杨肃谋大事,也是为凌晏讨公道,往小了说也是为救秀秀和孩子,这相关的几个人可无论哪一个都与她相关。

    “你在做什么?”她问。

    “洗槐花,做槐花饼。”

    槐花饼是西北的一种面食,长缨从前常吃,荣璧如要做这个,让人惊讶。“你会做?”

    “本不会,不过请教了西北来的人,听着也不难做。”荣璧如说。

    “你怎么想到做这个吃?”长缨又问她。

    荣璧如手慢下来,端着装满洗好的槐花的簸箕,看向长缨道“这个世上,我还没有见识到的事和物都还有很多,每件我没有见识过的东西,我都想见识见识。”

    从前城府浅得如山间小溪的她,如今说起话来竟透着意味深长。

    荣夫人打圆场“如姐儿去洗手吧。”

    荣璧如走了。

    “真是女大十八变。隔阵子没见,越发出挑了。”长缨转向荣夫人。

    荣璧如比她小上好几岁,两人小时候不是玩伴,长缨也算是看着荣璧如长大的。

    荣夫人叹气“只是可惜等到服完丧出来再说亲,就十七八了。”

    说完想到长缨年纪也不算小了,也才跟杨肃定下婚事,连忙地又噤声,要找话题来岔开。

    长缨笑道“有人疼着的女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的。”

    荣璧如姐弟每每在老宅,都是荣坚夫妇在照顾,姐弟俩都不缺人疼。

    荣夫人也忍不住笑了“您可真会说话。”

    长缨笑应着,又抬眼看向安安静静的正房。

    也许是跟荣璧如的碰面不算太愉快,衬得这院子静到哪怕是在这样的说笑之下,也还是温馨不起来。

    荣胤当日倒在血泊里的情形仍历历在目,这是让长缨怎么也忘不掉的一幕。

    长缨觉得还是应该先去隔壁见见荣家老爷子,这时候房门开启,荣衍拿着一卷书,却自房里走出来。

    “沈姐姐。”荣衍跟他们各行了礼,而后目光温润地望着长缨“大姐做槐花饼,想来是昨夜里父亲忽然说到了这个,我想,大姐是要做给他吃的吧。”

    长缨搭在紫缃腕上的手蓦然一紧“荣叔能咀嚼了?”

    “还不能。”荣衍道,“不管能不能吃,也许大姐还是想试试看吧。大姐只是跟自己犯着别扭,以及跟父亲闹别扭,并非在怨着谁,沈姐姐不必放在心上。”

    长缨看了会儿眉目清朗的他,又想到荣胤虽然不能咀嚼,但居然能说话,这也是很了不得的变化。

    遂道“他怎么会说到槐花饼?此外还说了什么?”

    “此外并没有了,其实也不确定是不是说的槐花饼,因为声音挺模糊的,只是大姐说她从前见过父亲常吃,她就认定了是说的这个。”

    长缨闻言,抬眼又看向对面正房。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