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75章 让人心惊的晋王

第375章 让人心惊的晋王

    罗桐程春高声回应,旋即便带着人散开,将乾清宫团团围了起来。

    傅容看着他们,也与金林军的将领唐震说道:“既然太子殿下把我也算在内,那我不做点什么岂非不孝?

    “内殿有腾骧卫把守,那么就劳烦唐将军去守住外殿,也是晋王殿下那句话,谁要是敢惊扰了圣驾,那么就格杀勿论!”

    空气开始静默。

    内殿被杨肃的人围住了,而外殿又被傅容的人围住,这就说明,没有任何人——包括他们自己,还能够顺利接触到皇帝了。

    却没有人再激动地理论,事情发展到这步,已经不会让人意外了。

    倘若杨际没有兵力可立刻抗衡,新的皇储就会在这两人当中产生。

    先不说傅容配不配这个位置,光凭他已经被确认是皇子,他就有了争夺的资格。

    殿内皇帝望见站立不动的大臣们,面肌倏然一抖,仿佛看到了末日。

    这廊下立着的三个都是他的儿子,眼下却如虎狼般雄踞在他的乾清宫,他这个父皇,已几乎成为个泥团般可任他们随意捏圆搓扁。

    他难忍怒气,想走出来斥责他们,可是临到抬脚他又退却了,这三个人,他该信谁呢?

    他有多硌应着杨际,杨际就有多硌应他,杨肃眼下全然不顾与他父子情分,就不消说了。

    剩下个傅容,更是恨不能将他一剑送上西天吧?

    他挣扎半晌,倏地将目光转向杨际:“杨肃傅容要造反!际儿你是朕的太子,你去调兵将他们拿下!”

    杨际看向冲到了门槛内来的皇帝,目光阴阴扫了他一眼,又意兴阑珊收回目光。

    皇帝心陡地往下沉,大声道:“朕即刻便拟旨禅位于你!”

    杨际目光突闪,顾廉却一把抓住他手腕,摇了摇头。

    杨肃冷笑着,这当口佟琪匆匆自殿门外进来,到得跟前耳语了两句。

    他听毕便重又面向下方:“圣躬违和,皇上即日起不能视朝,方才已经下旨着东阳伯调集兵马入宫增加防卫,兵马就在进城的路上!

    “诸位大人不必担心,往后所有的政务,由太子殿下暂为摄政。”

    杨际闻言抬头,接而瞬时变了脸色!

    “杨肃!”

    杨肃冲他俯身:“父皇染恙,国事要紧,小弟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有劳太子哥哥了。”

    杨际双拳攥得生紧,牙关也紧咬起来。

    杨肃这打的哪里会是什么好主意?分明就是收拾完了皇帝之后直接拖他出来当靶子了!

    这个独揽政权的好时机,他杨肃却把这权力推给他,这难道是为他着想吗?

    呸!他这是让他当了傀儡,好让傅容把刀刃指向东宫,而他杨肃难道又会老老实实地任由他理政吗?

    他绝对会在背后挟迫他按他的意思办事!

    关键是,让他代理了政务,他杨肃便有理由时刻看住他了,这满朝的文武也会死死将他看住!

    他就近没有兵马可以与之抗衡,要图谋日后就只能离开京师再借由漕运司图谋后路,这么一来,他怎么可能还出得去?!

    果然,他这话音刚落,宋逞就率着大臣们俯身拜下来了:“恭请太子殿下回宫摄政!”

    就连傅容也笑了:“太子请吧!”

    杨际脸色铁青,瞪向杨肃,先前在大殿里看他不声不响任由着傅容行事,还当他是束手无策了,合着并不是,他从头到尾就是在等着皇帝被拿住之后,再把他往坑里推!

    而昨日还算是半个盟友的他们,在皇帝被拿住之后,他立刻又跟傅容一道心照不宣地来冲他下手了!

    “你这个黑心的恶贼!”

    他忍无可忍扑上去!

    顾廉神色大变:“不可!”

    话音未落,杨肃一个错眼拔出身边佟琪的剑,直接往他当胸刺过来!

    顾廉将杨际推开,剑刃直入他腋下,便听噗地一声,剑尖直入皮肉,带出一股血柱来!

    杨际望着扑倒在身上的他,蓦地瞪大眼睛,嘴里唤着“表哥”,随后一骨碌爬起来,抬手一看,只见掌心湿漉漉的全是鲜血!

    “表哥!”他失声嘶喊。

    “我没事,不要管我!”顾廉按住他,“你先回宫,回宫去!快去!”

    杨际两眼通红,摇着头不肯走。

    顾廉奋力将他一推:“走!”

    杨际瞪眼望了他半晌,眼里有泪光,随后他又瞪向杨肃,最终转身,踉踉跄跄地出去了。

    殿内皇帝望着被血染红了一大片的顾廉的衣袍,脸色已然煞白!

    杨肃这一剑来得如此直接,比起任何预想都更真实刺目!让人觉得下一剑朝自己刺来也不会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傅容望着这一幕,神情也逐渐变得深沉。

    “送顾大人回府,传梁凤过去医伤。”杨肃将剑抛给佟琪,漠然道。

    侍卫们扶着顾廉离去。

    杨肃又跟殿内的皇帝,以及宋逞等人拱手:“该交代的小王都交代完了,政务就烦请诸位大人与太子殿下一道商榷行事。为免阻碍皇上静养,我就不多留了。”

    宋逞本就是向着他的,余下几位看到他方才这番出手,情不自禁地就俯身应了是。

    称是完才发觉似乎这礼行的不合宜,但也没有人觉得应该纠正。

    傅容望着远去的杨肃一行,又看看让罗桐他们围得严严实实的殿门,脸色一寒,也道:“出宫!”

    ……

    午门下的纷争早已平息,禁卫军们正在交流事由。

    闹事的人自然是少康安排的,先前大殿内再任由皇帝折腾下去,毫无益处。傅容今日明显是带了人过来有所准备,此时若不撤,那必然得落个措手不及。

    杨肃一行人先回王府。

    长缨原本去了卫所,后来听谭奕来报宫里出事,她即刻又回了城。

    “宫里怎么样?”她在门迎住了他们。

    杨肃边行边回道:“乾清宫和东宫暂且掌控住了!但傅容也派了金林军守住了乾清宫,这定然不是长久之计,你快帮我把徐澜他们所有人都传到王府来——谢蓬!谢蓬在哪儿?!”

    “我在这儿!”谢蓬走出来。

    “你赶紧带着五城衙门的人守住城门,不能让傅容抢了先!”

    “知道了!”

    谢蓬闪身出了门去。

    (求月票)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