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70章 你跟着我吧

第370章 你跟着我吧

    杨肃在长缨走后又与荣胤他们看起了舆图,没想到长缨会连回来得这样快,看到徐澜的手令,压力顿时又消减几分。

    不过徐澜这边,因为有他事先给长缨递消息的事情在前,大伙都有几分把握。

    时间在顾廉与傅容的相互角力之间又蹿过去两日。这也就意味着离顾廉的十日之限只剩三日了。

    长缨心下越发不安定,下晌到了王府,杨肃与顾廉关在书房里说话。

    喝完手里茶,又翻了几页案头几本五城衙门的卷宗,杨肃回来了。道:“我要出去一趟,你要不要先睡会儿,等我回来吃饭?”

    “去哪儿?”

    “沧州突然传来流寇作乱的消息,两个卫所同时出兵占据了沧州城西北的两个县城,这两个卫所的指挥使都是傅家老部下,很显然剿匪是假,呼应傅容是真。

    “我与荣胤约好在城外碰头,去趟龙虎卫,若沧州有北上动向,则立即发兵南下阻截。”

    杨肃边说边进内殿更衣。他话说得再平静,看这动作也知道不是什么小事了。

    长缨犹豫了下,起身随他进内,侧转身子不去看正在更衣的他:“既然这样,那我就去凌家看看姑母。”

    晋王府与傅家两边都有动作,离交手的那日还会远吗?就要兵荒马乱了,她还没去过凌家,姑母和秀秀她们都不知怎样了。

    杨肃随口应下,束完衣带见到背朝这边的她,知道她顾着礼节,想亲近她一回,也只好忍住了。

    只扶住她肩膀道:“那看完了也要回来,要等我吃饭。”

    长缨抿唇点头,看着他跨步出门去。

    事情一出,她原先对未来的预想也全都打乱了,对杨肃给予的亲昵,她如今是既贪恋又不敢想的太多。

    王府离凌家不远,长缨让护卫把马牵着,徒步上了大街。

    街上官兵也多起来,是五城衙门增加了巡逻的次数,百姓们许是习惯了朝堂隔三差五的动荡,茶楼酒肆里倒是仍然兴旺热闹。

    杨肃他们知道的消息长缨全都知道,包括傅家那边和宫里,近来宫里风平浪静,朝堂也没发生什么别的事情,但总像是风雨来临之前,平静到异常。

    她顺路买了些凌夫人爱吃的糕饼,刚转身抬步,就见前面来了一行,当先的马车华丽又宽敞,随行的扈从威武又神气。

    长缨靠边停步,马车到了跟前却停下来,车窗支起,傅容露出侧脸看向她。

    即便是换了种身份相见,这人也仍旧温润俊美,如同朝堂上的那些刀光剑影压根不存在。

    “你爱吃松花糕?”他道。

    长缨道:“刘炳在哪里?”

    傅容扬眉浅笑:“上车来,我就告诉你。”

    长缨一言不发,转身往前走。

    “他叛变你了,你还问他做什么?”傅容扭头看过来。

    长缨停步。

    他望着她侧颜,又道:“这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牢固的关系。谁不是为着利益活着?杨肃赢不了我的,铃铛,我给你赔不是,你离开他,跟着我,好不好?”

    “跟着你好让你琢磨着怎么杀我才过瘾?”

    “不会。”傅容望着她,“我现在已不必杀你。”

    长缨嘴角有凉薄浅笑,不予作答。

    “铃铛。”

    长缨微阖眼望着天际,那里有片阴霾,像山石一样。

    “你们的婚约不会作数了,你离开他,我会对你好。”傅容道。

    长缨双目含霜,往前走了。

    傅容收回目光,坐了半晌后才扯了扯嘴角,漠然放下手来。

    ……

    杨肃刚与荣胤到达卫所,侍卫就带来傅容在街头与长缨遇上的消息。

    杨肃目含凛光,看着舆图没有吭声。半晌后那眼底的杀意才隐去,扭头问荣胤要了将领名册。

    ……

    傅容回了府,看到桌上盘子里的松花糕,拈起一块在手里,看片刻之后也放了入口。

    屋里一只大白猫喵喵声地绕过桌腿走过来,缠着人的脚又绕到了另一边。

    傅容将它捞起来,轻捏着它的耳朵,又将点心掰到它嘴边。

    小厮进来沏茶,他搓搓手指,说道:“毓香斋的点心,挑好吃的,每样称一些送到沈家去。”

    傅颖擦着小厮的身子走进来:“杨肃于两刻钟前在城外与荣胤会合,往龙虎卫去了,近几日他们都在卫所活动的多,看模样像是已经在布署了!

    “而且顾廉先前还到过晋王府,听说贞安侯府最近也让谢蓬的人给盯上了,明日早朝,我担心他们就会行动!”

    傅容想了下先前长缨离去的方向,垂目道:“知道了。”

    傅颖抬首时看了眼他:“这是条不归路,我们一起长大,你若是要收手,我不当这个世子,也是可以的。”

    傅容轻哂着看向窗外,缓声道:“那张圣旨是我逼着宫里写的,沈长缨的伤是我导致的,凌晏是因为我而死的,杨肃被我当枪使当了这么多年,你觉得我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傅容默语。

    ……

    长缨在凌家呆了不多会儿就回了王府。杨肃回来时她伏在桌上睡着了。

    他止住话头挥退了身后人,解下披风盖在她身上后又去了书房。

    等她醒来时他又已经回来,坐在桌旁翻看着几张文书。

    “怎么没叫醒我?”她把披风取下来。

    “也没什么急事,何必惊醒你。”

    杨肃说着便让人传饭进来,并把此去情形跟她说了,然后又把他们议定的方略给她看。

    长缨瞅着上头,竟是有了应对突变的初步决策,又看到徐澜及他带来的两位武将也在计划中了,也暗赞他们动作之快。

    “你打算几时动手?”

    “我怎么会先动手?”杨肃推着汤碗到她面前,“我是有圣旨诏告天下,并且祭过太庙的皇子,别人不动手,我就不动手。别人动手,我就剁了他的手!”

    长缨想起日间路遇到的傅容,对着她这个仇人仿若无事人一样,她竟然还未摸清楚他的深浅。

    吃完饭杨肃送了长缨回去,到了四更依时醒来,洗漱完毕便更换朝服。

    才到承天门下,就见顾廉的轿子在。

    杨肃停了停,顾廉掀帘道:“今儿苗头不对,宫门下值守的人明显比往常多了。”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