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69章 他不是为了争宠

第369章 他不是为了争宠

    长缨是女官,不到入朝参政的标准,所有消息都是通过王府得知。

    这两日冯少殷他们跟杨肃碰的面多,她被交付了操练兵马的任务。

    拿到冯少殷给过来的卷宗她就发现,吉山卫早在很久之前,确切地说是在九月校场擂台之后,卫所制订的方略一看就是针对城廓作战的,尤其近来的方略,调整得更为明显。

    当初她去腾骧卫之前留下的王啸和杜舟,被她提到身边做了副将,刘炳还没有消息,上回在傅家,她竟忘了问这茬,她想,或许她应该再去见傅容一次。

    顾廉与傅容在朝中斗得如火如荼,皇帝的态度双方都已经不那么在乎,很显然傅容也从未真正敬重着皇帝。

    他在京师是出名的贵公子,此番虽然受到晋王府冲击,但因为有皇帝明里暗里的袒护,好些人也依旧选择支持他。

    更值得一提的是,朝中贞安侯一府居然与他站成了一线。

    而杨肃这边,因为与皇帝的分岐明显,这两日城中对于他还是否得宠抱有着很大疑惑,而后来闻知他与顾廉在朝中联手弹骇傅容后,又更加风传着各种猜测,总之朝上不平静,街头巷尾也没闲着。

    下晌下雨,长缨回得早,想去王府看看。

    杨肃却不在,问秦陆,说是早起就呆在衙门,下晌又与荣胤同去了龙虎卫,先前又前往凌家下面两个卫所巡视去了。

    “为什么这么急迫?出了什么事?”她直觉这势头已经不对了。

    秦陆神色也十分凝重:“昨夜里收到的消息,皇上给广威侯传旨,命他急速回宫,我们的人在半路从钦差处截到消息,自早前傅容进宫之后宫里和傅家皆风平浪静,王爷和侯爷他们都认为这极不寻常,加之皇上近日给亲军十二卫下旨严加防范,因此王爷在做应对准备。”

    长缨纵然未能及时知晓朝上消息,但皇帝这个时候召广威候回来也绝不会是小事,而他难道会是回来认罪伏诛的吗?

    这当然不可能,那唯一的可能就是为着解决眼前的困局而来了!

    “沈将军!”

    刚想到这儿,忽然人披着雨冲进来,是急步赶回来的管速:“王爷让属下传话,请您即刻上大将军府议事!”

    长缨心下猛跳,站了一瞬,旋即跨出门,跨马驰上了街头!

    到达荣家,跨进门就觉出明里暗里尽是护卫人影。

    荣璧如与荣衍去了老宅,荣府便只剩荣胤身边心腹。正堂里灯火通明,长缨迈步前行,半路就遇上收到风声前来迎门的佟琪。

    屋里该在的人都已经在了,冯少殷正在指着份舆图解说什么,杨肃最先看到她,示意少殷先停。

    长缨省去一切寒暄,径直道:“如今走到哪步了?”

    “傅容已经在大面积展开动作,顾廉在朝上盯着他,目前看起来没有一招制胜的可能。

    “从目前的迹象看,傅容与宫里应该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什么时候触发应该就在广威侯身上了。

    “而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他们在筹谋公布身份。这个时候公布身份,虽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傅容却有了夺嫡的资格。

    “所以我判断,他走这一步的目的,绝不是为了争宠,而是为了最后起事!”

    杨肃指了指舆图给她看。

    长缨定站了有一瞬。

    舆图范围是京畿十三州,囊括了东西千里的地界。

    她在标上蓝记的地方定睛看起来。

    “近日城里已经有人在猜测傅容身世,毕竟有王爷这位养在宫外的皇子在先,人们也很容易联想到这种事上。

    “一旦揭露,朝野已经不会太惊讶,这些日子傅容不显山不露水,也许这也是他要的结果。”

    荣胤将手里的蓝笔挂上笔架。

    长缨道:“咱们兵马都在京畿,真动起兵来未必安全。”

    “所以我们需要徐澜。”凌渊说道,“请你来是让你去趟徐家。眼下我们再跟徐耀联络已经来不及了,唯一的办法只有先把徐澜拉过来。

    “这样的话,不管京师出现什么情况,徐耀在辽东收到消息都只会站在我们这边。

    “而辽王府王爷也在着人跟进,如果能把辽王劝服,那么我们即便不赢,也绝不会输!”

    长缨深吸了一口气:“我没有把握。”

    若是旁人,她或许可以用用手段,比如宋逞,但徐夫人母子,包括徐谨若都对她极好,她对他们用不了心眼。

    “你没把握,我们去就更没把握了,毕竟辽王府的消息他只给了你,而没给我们。”

    长缨不好辩解这当中的内由,但眼下这当口,也不是扭扭涅涅的时候。她点头道:“我去试试看。”

    “快去快回,路上当心。”东阳伯叮嘱。

    杨肃跟佟琪使了眼色,佟琪便在门下等着了。

    长缨由佟琪管速伴着快马到达徐家,已经收到消息的徐澜立在庑廊下等待。

    既然不能耍心眼,长缨索性就单刀直入,把来意直接挑明了:“眼下这一团糟的局面总需要打破,我们很需要徐家帮助,更需要你的帮助,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徐澜面色平静地听完,又面色平静地抬头:“其实我猜到你会来。”

    长缨微顿。

    徐澜又静坐了半晌,然后写了张信笺给她:“这张书令我其实早就想写了。你带回去给王爷,我听你们的号令。”

    长缨因为愕然而长时间没接。

    徐澜又说道:“我原先想过,倘若家父在辽东有什么闪失,我也不会忍气吞声。所以你们的邀请,也算是与我不谋而合。”

    长缨一阵激动,站起来把信接过,深深颌首道:“这个恩情,我替王爷记下了。”

    徐澜微笑,目送她出了门。

    院门外人影消失时,徐瑾若走进来:“哥哥还没跟父亲商量过这件事,您不担心到时被问责么?”

    徐澜扭头看向她:“我从前就是太瞻前顾后,才会有后来的事事差一步。——放心,这件事我会负责到底。”

    徐瑾若沉气。

    徐澜挎剑,又扬唇道:“我现在出城去拜访陈叔,你要不要一起去长长见识?”

    “当然!”徐瑾若振奋道,“我也要加入你们!我也要为父亲出点力!”

    (求月票)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