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51章 做个百姓也挺好的

第351章 做个百姓也挺好的

    “要怎么做,你想好了吗?”傅颖道。

    “眼下他们力量大,凌家冯家还有荣家手里都掌着卫所,手里的兵马,还有杨肃已经获得公认的皇子身份就是他们最大的筹码。

    “至少,我们要把他们当中一个手上的掌兵权收回来。三家里头只要削掉一个,我们都不至于太被动。”

    “……这可不容易。”傅颖凝眉。“眼下绝不可能直接剥夺掌兵权,一旦用强,他们绝对会走极端。

    “顾家和东宫手里还掌着漕运司,到时候必将呈足鼎立之势,这于我们没有任何好处!而他们也没那么傻,会主动交出兵权!”

    傅容默半刻,道“所以我们就要创造机会。”

    ……

    长缨出来凌家,先去往承天门寻少擎打听宫里情况,少擎说荣胤和东阳伯已经出了宫,她心下松了口气,便又折回王府寻杨肃。

    佟琪又说杨肃出门了,她想着等也不知等到几时,便就回了桂花胡同。

    进门竟见杨肃与吴妈已经在前院里说上话了。

    吴妈显然在担心他,眼里满满的都是无措。长缨瞧见他脸上虽仍有不豫之色,但总的来说比他早上走的时候要正常多了。

    便走过去道“吃饭没有?饿不饿?”

    杨肃摇摇头。

    长缨想了下,仍是让吴妈煮两碗鸡汤面来送到书房。

    杨肃随后进屋,屋里还保持着他早上走时模样。

    长缨把窗户推开,光芒一泄在她身上,将她镀成金色。

    “我去过凌家了,那边不会有什么问题,荣胤早上来找过我,说你有了打算的话,算上他和东阳伯。这样的话,无论是自保还是进攻,我们的实力都还算是稳稳当当的。

    “另外,我已经让周梁黄绩南下徽州去接霍家老爷太太了,因为你的身世必须明确。再有昨夜劫持我的主谋,我疑心是‘五爷’,方才也让凌渊去打探目标了。

    “我总觉得这个范围不会很广,但我还没来得及细想。”

    杨肃望着她袖口上的那圈金色,没有吭声。

    长缨道“你别太难过,等我们一切水落石出再消沉也不迟。”

    她知道这种事情没办法那么快接受,他能在这个时候回来,她已经觉得他很了不起了。

    杨肃提袍坐下来,半日道“黄绩周梁还不行,你让少擎带几个可靠的护卫去。我霍家父母不能再出什么差错,而我身边的人,我现在轻易不敢用了。”

    长缨点点头,叫来紫缃去传话少擎。而后跟他道“王府是得小心。但也不能打草惊蛇,至少在我们有决策之前不能乱来。”

    “面来了。”

    吴妈推门进来,食物的香气顿时盈满鼻腔。

    长缨起身端了面给他,然后跟吴妈道“让人去请大将军和东阳伯,还有侯爷过来。”

    说完她也坐下来,跟杨肃道“吃吧。”

    杨肃举起筷子,挑了一撮吃了,片刻又放下来,道“如果五皇子另有其人,那我是谁?

    “宫里的皇子都在册,像淑妃孩子这样被送出宫的只可能送一次,不可能他故伎重施做两次。

    “长缨,这么说起来我多半不是皇子了。”

    他心底下又是一阵撕裂般的疼。

    做不成皇子他也没有什么可遗憾,毕竟这种情况下,能保命就不错了。

    可他原是想给她最好的,觉得自己能比凌渊他们更爱她,让她这一生过得更加风光荣耀,也让她能分享到他的所有成就和喜悦。

    却没想到到头来他竟然只是个棋子,更甚至可能什么也不是,连他的生身父母也不知道会是谁。

    长缨怎么能嫁给这样的他?

    他如鲠在喉,将筷子放了下来。

    长缨心里也不好受。当年父母亲过世后她彷徨无依的心情至今印象深刻,而他突然有着这样的可能,又令她想起当年自云端跌入泥沼的心情。

    她道“就算不是也没关系,至少,霍家对你是真心实意的。而我,其实觉得只要尘埃落定世道太平,做个平民百姓也挺好的。”

    她又不是没过过平民日子,前世里在湖州当捕头,手里有点钱,小富即安,其实想想,也很自在。

    杨肃望着她静静吃面的样子,眼眶酸疼。

    ……

    荣胤去了冯家,刚把进宫的事说完,沈家就来人请了,随即止住话头,策马往桂花胡同来。

    长缨吃完整碗面,看杨肃并没有怎么动,也没有勉强他,收拾好桌子,紫缃就说大将军和伯爷来了。

    杨肃起身,与长缨迎到门口,彼此也不多言,先去了西跨院一座小偏院说话。

    “荣叔进宫,皇上说什么?”

    荣胤省去赘述,简单述毕,而后便凝眉“我总觉得皇上好像并不如我们想象中这般紧张这件事。加之后来他并没有强求我答应我去捉拿顾廉,我在想,他这究竟是不是胜券在握,并不担心我们抓他的把柄?”

    长缨愣住“这话怎么说?”

    以目前线索来看,皇帝要杀她这是明摆着的,暗中还有个可以自由进出别苑的“五爷”也是事实,这基本就能确定荣胤掌握的信息无假了。

    如果这个不敢露面的五爷不是五皇子,那当年凌晏为什么又会得到消息说五皇子养在皇帝身边不远?

    如果这些把柄还不能令他们乱了阵脚,皇帝到底有什么筹码?

    “我没有依据,只是隐隐有这样一种感觉,仿佛真正的危险还藏在深处似的。”荣胤幽幽说道。

    “总而言之,如今哪方面都不能掉以轻心。”东阳伯亦凝眉道,“眼下我们几家联起手来,想随便压制住晋王府的基本无人,如今眼目下宫里若是紧张担心,哪怕是不选择明目张胆的动手,也必然会设法压制咱们。

    “今日三弟进宫了,他却轻松放过,实属异常。要么,他是还有别的算盘?”

    长缨一时也无法分析。

    倒是杨肃沉吟了半晌,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那五皇子给挖出来吧。——惜之怎么还没来?”

    长缨扭头要着人进来,泛珠却自院门外走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大步前来的凌渊。

    (求月票)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