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34章 还记得你的伤么?

第334章 还记得你的伤么?

    长缨浑身无力,否则不要说两腿自由,但凡有点活动余地她都能寻到契机反击。

    但逆境之下又令她迅速冷静下来,这场埋伏看起来无懈可击,早有预谋是必然的了。

    她如今只关心刘炳在哪里,卫所士兵传话给她,让她来到陇安胡同,究竟刘炳是真来了这边,还是说对方假称刘炳来诓她?

    而不管怎么说,刘炳都必然落在了他们手上,那对方究竟知道了多少事?

    他们知道她必然会来鲁家这边,又懂得她和刘炳之间的接头方式,可见掌握了不少。而他们得知这些的方式,只能是通过刘炳得知的。

    既然是冲着这个来的,那么对方针对她是因为什么,也就不必说了。

    在她追踪了“五爷”这么久之后,他终于出手了,好在她平时这些事都捂得紧,未曾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说出去。

    长缨自觉凶多吉少,脑子迅速恢复清明,不再做徒劳之功。

    迈过门槛又过了走了一段平路,应该是经过了一段长廊,她侧耳细听四面,除去风声脚步声还有虫鸣声,其实没有任何声音,判断不出来在哪里。

    她回想起记忆里的那一次受缚,心底那些久违的恐惧又不由自主地涌了些上来。

    很快她被推进了一间屋子,空气里传来隐隐的木料香气,随着门啪地关上,四面安静下来。

    她侧耳倾听,门外有轻微的脚步声,应该是值守的。

    她侧躺在地上,快速地滚动身躯以丈量房屋的大小方位。

    出乎意料的是,屋里竟有桌椅板凳,以及柱子下还传来细碎的珠子相碰的声音,这竟然是间设施完备的宅第。同时常奋和李勤并不在这里,应该是防备他们合力抵抗而特意带走了。

    长缨于地上静坐了片刻,试着自袖口里掏刀解缚。

    行武之人必然得学些脱困的本事,这难不倒她,但先前落网受困之时对方往她臂上施用了麻弊筋骨类的药物,她使不上力气,也是白搭。

    长缨说不上什么心情,除去意识里潜藏的那丝恐惧,又仿佛还有些期待,毕竟与其在暗中追查,“五爷”能出现,总归是个突破。

    倏然间门外就传来新的脚步声,虽然刻意放得缓慢,但还是明显往门口来了!

    她不自觉地将身子挺直,很快门被就推开,这人走了进来。

    他身后还跟着有两个人,后两个人的脚步明显比他要重些,长缨心血涌动,分辨不出来的是五爷还是什么人,但即便不是,也定然是有关系的。

    有人靠过来,解开她嘴上绑着的布。

    长缨大口呼吸,末了道“你是谁?”

    屋里默了一瞬,有男声阴冷地道“你又是谁?”

    长缨微顿。她为何会来到这里,双方都应是心照不宣,她之所以这么问,是出于试探,这么说对方也还在试探她?

    她略想,说道“我是腾骧右卫指挥使沈长缨,也是与晋王有婚约的准晋王妃,你们抓我做什么?”

    屋里响起极轻微的一声笑,与先前那冷漠的声音有鲜明对比。

    而后那冷漠声音又响起来“你是沈长缨?你怎么会是沈长缨?我们捉的是意欲趁夜作乱的女贼!”

    长缨没接话。

    “为什么不说话?”那人问。

    她嗤笑“我能有什么话说?”

    屋里静下来。有人缓缓蹲到她面前,而后一只手伸过来,落在她脸上。

    长缨忍着嫌恶,不动声色地汲取他身上气息,可惜,除去极洁净的一股皂角的味道,没有别的。

    结合早前得到的有关五爷的讯息来看,能有这么一座宅子的人应该身份应该不低,按理是有公子哥儿们常有的喜欢薰香的习惯的。

    长缨不知道他是故意不留下线索,还是他本身就不薰香,长缨被他抚过了脸庞,却仍然没有收获。

    当然,她也不能确定面前这个人是不是“五爷”。

    是不是都没有关系,因为,没有证据能证明“五爷”就一定是主使者。

    这只手顺着她的下颌骨,上伸到耳鬃,再缓缓移向她脑后。

    长缨心底的恐惧变成了无数条毛毛虫,剧烈的恶心感从她心底升上来。

    她牙关咬起来,终于忍不住把脸别了一别。

    那只手就正好摸住了她的枕骨。

    “还记得你脑后怎么受的伤么?”那人又冰冷地问。

    长缨忍住心头腥甜,漠然回应“关你什么事?”

    “你让人去鲁家打听鲁谦益做什么?”

    长缨不回答。

    枕骨上的手便顺着她头骨突起缓缓移动起来。

    长缨不能避开,那指尖下压,骤然而起的一股锐痛钻进她脑仁,她眼前起了黑雾,咽了口唾液,她勉力睁开眼“鲁谦益跟太医左青然是表亲。”

    那只手停下来,隐隐中泛出沁骨冷意。

    “左青然骗了我,”长缨竭力忍住疼痛,说道“他当时给我治病,明明我枕骨受伤,结果他为了安慰我姑母,所以骗她说只是轻伤。我这几年时常头疼,在湖州求医,大夫跟我说起,我才知道。”

    “那你查鲁谦益想干什么?”

    “左青然死了,我报不了这个仇,只好通过鲁家查他的家人。但鲁家人不肯说,我就想从鲁谦益身上找到破绽,令他们就范。”

    左青然死后,左家人已经全部迁出京师。

    她在杭州时被刺杀过一回,那次经推测是为杀她灭口,如果真是灭口,那么回京这么久没动静,令她都快忘了自己还有危险,就必然是因为她没有透露过自己已经恢复记忆。

    这个碰她的人既然不肯出声,那定然是她认识的人!

    因为只有认识她的人,才可能通过日常接触判断她究竟知不知道当年真相!

    她可不是闺阁女子,便是死了也顶多被家人闹上朝堂讨个公道了事。

    她是朝廷官员,是正三品的怀远将军,更何况她身后还有晋王府和武宁侯府,她若被杀死,他们也不太可能会全身而退。

    所以他们万不得已之下不会杀她,而这个万不得已,则是在确知她究竟对他们来说有没有威胁!

    既然如此,她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明智的。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