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29章 能平安活着不就行了吗?

第329章 能平安活着不就行了吗?

    荣胤目光落在秀秀身上,指间花生掉落在桌上也未及察觉。

    “是我托少擎约你出来的。”秀秀刻意忽略掉那丝不自在,主动说道,“我有些事想找你问问。”

    荣胤点点头,道:“什么事?”

    秀秀微微匀气,说道:“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杀俞氏?”

    荣胤手势停住,目光投进她眼底。

    秀秀攥了攥拳心:“俞氏是你杀死的,你不说我也清楚。可我想听你说,你为什么非杀她不可?”

    荣胤神色渐平静。“你问这些干什么?”

    “你别管那么多,就告诉我,俞氏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令得你处心积虑地要除去她就行了。”

    “她罪恶累累,本就该死,我杀她有什么不对?”

    秀秀道:“难道就因为她对如姐儿下手?对我下手?”

    “这还不够理由?”荣胤神情不变,往茶炉里投着炭,“她害我女儿,还想阻我子嗣,已经不配当主母。”

    “那不至于杀她!而为什么俞家也对此不闻不问?他们不见得会答应你凭借这些就把自己的妹妹给杀了。”

    荣胤掷炭的手停下来,他眼望着壶底蹿出来的微弱火舌:“那女人不值得你替她追根问底。”

    “我自然不是帮她问,可是我听说,老侯爷出事那天夜里,他曾经着人到大将军府来传过讯。”

    一颗红炭啪嗒炸了一下,一簇火星在空中漫舞。

    荣胤直到那火星湮灭,才抬头望向她。

    “谁告诉你的?”

    “这么说来是真的了。”秀秀紧盯着他,不放过他一丝表情,“老侯爷赴死之前的确跟你通过气,你也的确知道他在通州遇到了什么,他是怎么死的,你都知道,是不是!”

    荣胤没有出声。

    “你都知道,却从旁看着凌家被蒙在鼓里,铃铛背负着骂名隐忍偷生?”秀秀站起来,“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这样冷血?”

    “谁告诉你我全都知道?”荣胤抬头,“我要是知道,那天夜里又怎么可能会留在府里让俞氏得逞?”

    “可是老侯爷出事之前来找过你!”

    荣胤放了炭,也站起来:“沈璎去找过俞家人?”

    秀秀瞪着他不说话。

    “她打听这些干什么?她在怀疑什么?”

    荣胤走近她,垂头望着眼睫湿润的她:“沈璎最近在做些什么?”

    她把身子侧开,拒不回应。

    荣胤却没有放过这问题的意思,继续往下问:“她怎么会突然查四年前的事情?她怎么会怀疑到她姑父的死?除了这些,她还知道些什么?”

    “你不要问我,”秀秀背抵着桌沿道,“你把真相告诉她,不是就知道她为什么要查了?”

    荣胤脸色变得凝重:“你先告诉我她知道了一些什么?做过些什么?”

    秀秀顿了半刻,抬头道:“她在南康卫的时候被杀手àn shā过,你知道么?”

    荣胤凝眉。说道:“我仅仅知道她在南边,还是通过你跟她传信才知道的。她在南康卫,也是惜之传信回京,要调她到吉山卫,通过东阳伯我才知道。”

    说完他又道:“什么人干的,查出来了么?”

    “我也不知道。”秀秀摇头,“她也不让我掺和这些。但我听少擎说过,隐约是跟当年的事情有关。”

    “她有什么证据?”

    “我不知道!但你可以去问她!”

    荣胤望着她,紧皱的眉头下,眼里的阴翌与身后窗外阳光格格不入。

    “没有铃铛和沈家,就没有如今的我,我也受了凌家十年庇护之恩。”秀秀喃喃道。

    “老侯爷死的不明不白,铃铛身负杀人凶手之名到如今,她受了多大的苦,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受尽了奚落和白眼,曾经最为疼爱她的姑母把她视作了仇人,而爱慕她的表哥也不能不放任她自生自灭。

    “那样的苦楚,哪怕换成你大将军也未必能全部忍受,她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帮她呢?”

    她抬头道:“出事那天夜里,老侯爷让人来给你送讯,如果不是俞氏算计你,你也赶赴过去了不是吗?

    “你原本也可以阻止这一切的,老侯爷那么疼铃铛,我想也许不是毫不迟疑地要把她送上绝路,俞氏破坏了他的计划,所以你才把俞氏杀了,不是吗?

    “你既然能为着老侯爷杀俞氏,为什么不能念在老候爷疼她的份上,让她洗清罪名?”

    荣胤定定静立着,缓声说道:“事情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那又有多复杂?”她走过去。

    荣胤直身,沉气道:“你饿么?我去让人弄点吃的给你。”

    “我不饿!”秀秀愤而道:“你把事情告诉我,或者我让她来见你,你亲口把真相告诉他,我跟你回荣家去可行?!”

    荣胤倏然抬头:“是她让你这么做的?”

    “不是!”她摇头道,“她怎么会让我这么做?这些事她连说都不肯跟我说!”

    “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躲开我,而为了她,你就不惜再跟我回去?”

    “那也是因为她是沈璎!”她声音放沉了,胸膛也开始起伏,“你是荣家的二老爷,你从小就锦衣玉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我不同,你不知道举目无亲幼无所依是什么滋味!

    “铃铛的父母过世,她也不过五岁大而已,却仍然在他们临来京城前的晚上,找到缩在屋角的我,然后催着我收拾行李。

    “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抛下我,连这个念头都没有过。

    “对于一直恐惧着有朝一日会失去生路的我来说,沈家当年没抛弃我,铃铛进京没有抛弃我,在我深陷荣家内宅也依旧没有抛弃我,是多么难得!

    “我什么也不能为她做,除了帮她来求你,我还能做什么?”

    荣胤望她半晌,黯然道:“这是第一次你跟我说你从前的事情。”

    她脸上蓦然胀红,没等开口,他又接着道:“我很高兴。可是这跟沈璎的事是两码事。

    “她何须知道那么多?就算蒙着冤,我与冯家大哥总归也会让她太平过完这辈子。能平安活着不就行了么?”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