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27章 姑父找过他?

第327章 姑父找过他?

    ,最快更新裙上之臣最新章节!

    “那日事出那么大,先是荣璧如险些出事,而后是秀秀险些小产,再后来是处死俞氏,荣胤从始至终都很冷静。

    “他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先后见了几拨人,就把所有事情摆平得妥妥当当,绝对不像是临时应变!”

    长缨坐下来:“难道他杀俞氏是预谋?”

    她只知道荣璧如涉险有疑,可能是荣胤决定收拾俞氏,可没往他早想好要夺俞氏的命头上想去。

    他大将军若是早有杀妻之心,那么俞氏犯的就绝对不会是寻常过错了!

    杨肃道:“荣胤这里的确是关键。倘若他能透露出一些真相,哪怕不是全部,都比我们漫无目的地找要好得多。

    “而俞家人明显是知道俞氏之死的内幕的,所以,我们可以先问问俞家这边,到底怎么回事。”

    长缨来了精神:“有机会么?”

    “俞氏的二哥俞志平好些劣迹不少,此人不像他大哥磊落,贪婪又手脚不干净,要拿捏他倒不算特别难。”杨肃道:“总之没机会我也给你整出机会来,可成?”

    听到这样说,长缨哪里又能有不成的?

    翌日恰好刘炳也带回来了消息。

    “头儿交代的几件事,小的都买通前往鲁家给鲁谦益写祭文的私塾先生打听了一轮,鲁谦益的确在四年前孙如晦家的喜宴上跟人起过口角,而提拨他则是兵部提交的正常升迁流程。

    “此外还有件事,小的意外查得,鲁谦益有个走动极密切的表兄,大前年也得暴疾死了,而他这位表兄,便是曾经太医院的太医左青然!”

    这倒是大为出乎长缨意料,她提笔道:“此事当真?”

    “绝无虚言!左青然的母亲与鲁谦益的母亲,是堂姐妹!”

    左青然便是当年替长缨诊治的太医,他居然跟鲁谦益是表亲!

    ……不对,如果鲁谦益是替“五爷”做事的,那么他升迁背后就应该能看出点什么来才是,怎么是走的是正常章程?

    长缨没有琢磨出结论,杨肃这边提审俞志平已经有了消息。

    午饭前佟琪把俞志平的卷宗呈上来,杨肃边吃饭边翻了两齐遍,下晌就把他传到筒子河附近一家茶馆。

    长缨到来的时候俞志平已经在房里不住地抹汗。

    “王,王爷有什么指示,请尽管开口。”

    俞志平上次在荣家已经被荣胤狠狠拿捏了一回,领教过荣胤的套路,这回又栽在了杨肃手里,他更是不敢耍什么花招。

    俞家上下包括他在内,跟晋王府没有半点瓜葛,如果不是杨肃想从他身上有所图,绝不可能闲着无事对付他。

    再看到沈长缨进来,他隐约就猜到点什么了。

    “没想到俞大人竟是个痛快人。”杨肃道,“你这么痛快,不知怎么会任凭令妹丧命在荣家,却一声都不吭?”

    长缨坐下来,静默地盯着俞志平。

    俞志平咽了口唾液,说道:“舍妹是暴病身亡,与大将军无干。”

    “那这暴病来得还真是时候。”杨肃轻哂,“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事发当日沈将军也在荣府,荣夫人怎么死的,俞大人还是痛快说出来吧。

    “也免得小王拿着这些丢去都察院,你说呢?”

    俞志平两眼又直了直,随后道:“既然沈将军在场,又何须来问下官?此事下官不能多言,否则也是后患无穷,还请王爷和将军高抬贵手,饶恕则个。”

    “既然没找你上王府,而是把你带到了这里,当然你今日所说的就传不到外头去。”杨肃神色敛了敛,透出耐性不够。“少废话了,说吧。”

    俞志平噎了下,又转头看了眼寒脸坐着的长缨,吞着唾液,最终败下阵来。“这事得从四年前老武宁侯出事那夜说起。”

    沈长缨听到这里,环臂坐着的身姿蓦然抻直。

    “荣胤当初与舍妹关系并不和睦,舍妹因为只生下了衍哥儿一个孩子,担心大将军有二心,那天夜里就,就使了些法子留了大将军在房中。

    “偏逢老武宁侯在城外出事,侯爷随从前来送讯,结果让舍妹挡了回去,大将军翌日起来,得知后便恨上了舍妹,所以后来……”

    俞志平音量渐息,长缨却情不自禁站了起来……

    “你是说,我姑父出事那天夜里,曾经是送过信到荣家的?”

    她声音听起来有些飘,杨肃也站起来,走到她身旁。

    俞志平润着嗓子,说道:“到过。据舍妹说,算起来那会儿老候爷应该还没出大事儿,但当时大将军已经睡着了。”

    “俞氏到底干了什么!”长缨气血上涌,一把揪住了他衣襟。

    “长缨!”杨肃上前将她抱住,“冷静!”

    长缨被拉开,但她仍旧在瞪向俞志平:“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姑父着人去荣家送过讯?”

    俞志平后退半步:“不敢撒谎。倘若不是这件事,舍妹也不可能送命!”

    “你还知道什么?”她问。“荣胤跟老侯爷当年的死因,俞氏还说过什么?”

    “没别的了,”俞志平仍在后退,“荣胤的事情,岂会轻易跟舍妹吐露?不过,不过有一回,她也偶尔提及,老侯爷出事之前不久有天凌晨,曾经到过大将军府找过荣胤。”

    “具体什么时候?!”

    “约是,约是冬月间!”

    “前半月还是后半月?!”

    “……应是前半月!”

    冬月前半月!

    长缨瞪着他,紧抓着杨肃双臂逐渐松下。

    “佟琪先看着他!”

    杨肃吩咐着,而后半拥着长缨去了里间。

    长缨跌坐在床沿上,脸色跟覆了雪一般白。

    “喝点水。”杨肃沏了杯茶给她,在她旁边坐下来。

    长缨手有些颤抖,她把杯子放下,双手撑膝,满脸颓唐:“我是冬月十八离开你前往钱家,那么我姑父来找荣胤则应该正好是她失踪那些日子。

    “凌晨来找,可姑母却没有提过这件事,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姑父是在寻找我的过程前后来找的荣胤!

    “他到底发现了什么,为什么会凌晨去找荣胤,却没有告诉我们?!”

    (求月票)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