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24章 忽略了的事情

第324章 忽略了的事情

    秀秀笑道:“你不是忙着呢么,我也是沈家人,我去赴宴便成。想来姑太太记怪。”

    长缨反正也没有更好的主意,暂且就这么定下。

    初十这日黄绩周梁他们都与秀秀一道去了凌家,府里显得格外空荡。

    再过一个月,她也将嫁去晋王府。

    别家的姑娘临出阁前是各种各样甜蜜的心情,而她却似乎还没有时间来正儿八经地憧憬她的婚后。

    ——不是不想,主要是目前疑团太多,腾不出这份心来。

    她不知道杨肃如今是怎样的心情,前世里不知道他成亲不曾,若是成了亲,又不知娶的是哪家姑娘。

    前世里她对他所知不多,不知道除了朝堂上的缠斗,私下是什么模样,还真从来没想过他身边站着别的姑娘的样子。

    午饭后预备去宫里当值,刚出门被五城衙门的衙役截住了。

    “谢大人请将军去趟衙门议事。”

    便又驾马先去寻谢蓬。

    杨肃自然也前往侯府吃喜宴,且早早大正午的,谢蓬一个人在公事房翻文书。

    “有什么进展?”基于近期他正查着那几十户人家背景,长缨猜着他寻她不会有别的事。

    “那礼金簿没有什么确切进展,不过我意外查到这簿子上有个叫鲁谦益的人,四年前孙家那场喜宴上,闹出点风波,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长缨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拧起眉道:“这名字有点耳熟。”

    “耳熟就对了。他时任兵部员外郎,是孙如晦的手下。而当时那场风波,是因为他醉酒闹事,在喜宴上与人起了口角。

    “我找知悉的人问了问,发现他闹事的时间,也正差不多是你说孙家沉睡昏迷那段时间。”

    长缨只记得当时精神不济的她在孙家并没有见什么客,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孙夫人安排给她的院子里,外头闹出什么风波她并不知道。

    但这个鲁谦益,说到他是兵部的人她就想起来了,五军都督府与兵部往来最是密切,她要是没记错,这姓鲁的还到过凌家。

    “你是说鲁谦益可能是在故意给冲我下手的人制造机会?”

    “我认为有这个可能。”谢蓬又拿出一份卷宗,“从吏部查过的备档又记载着,鲁谦益在翌年二月就升到了兵部郎中,三年后,也就是去年六月,他死了。”

    “怎么死的?”

    “堕马摔到了头部,昏迷半个月然后死去。”谢蓬合卷道,“鲁谦益没有什么背景,是科考入仕。

    “前面二十年仕途还算顺畅,二十五岁中进士,做了几年外任,后当了京官。

    “在员外郎的任上做了多年,直到最近四年才一下升到郎中,且凌家出事就在他升迁之前两个月,加上事发之巧,简直疑点重重。

    “此外,去年六月,算起来也正是你身份暴露,消息传到京师的时间。你消失多年突然露面,而他又突然死亡,这疑点也就更显著了。”

    长缨接了卷宗翻开,细细查阅。

    上面记载的已经很详细了,包括当年宴会上起风波在场的部分宾客都有实名。

    “如果鲁谦益是被灭口,那孙家那场宴会,我昏迷背后有鬼,就是实证了。”她边看边说道。

    证实了这件事,也能侧面证实凌晏的死是真的另有它因。

    因为当年凌晏在她昏迷这件事上是没有表示出任何激动反应的,明明是很异常的事情,可是事后只是请医医治了事,凌家上下也都没有产生疑虑,这只能是凌晏主动释去了大家的疑虑。

    他是一家之主,又凭他对她的疼爱,不会有人不信他。

    凌晏把她头天昏迷的事按下来,翌日就赴了死,难道还不能说明他的死跟她之前的遭遇有关系?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来,一直以来他们只顾着从她失忆这段下手,却忽略了凌晏在那段时间的表现。

    在去通州之前,一切都很正常,所有的不正常似乎都是她自通州回来之后出现的。而刚巧,凌晏在那段时间里遇到了什么事,她一无所知。

    她想了下,问道:“鲁家住在哪儿?”

    “城南陇安胡同。”

    长缨点点头,站起来:“我去看看。”

    谢蓬抬眼看她:“你不去侯府赴宴?”

    长缨笑了下:“你去吗?”

    “当然。”谢蓬道。

    长缨没说话,端起茶来润喉。

    谢蓬目送到她出门,也跟着起了身。

    长缨驾马回到卫所,靠着椅背凝神了一会儿,然后把刘炳叫了进来:“陇安胡同有户姓鲁的人家,家主在世时唤作鲁谦益,原是兵部的官员,你帮我去他们家打听几件事。切记要做得滴水不漏,也不要泄漏身份。”

    鲁谦益身上疑点重重,鲁家人未必全无察觉,可自他死后却没有传出别的异常,可见鲁家谨慎。她亲自去,目标未免太大,也不见得能有线索让她抓着。

    刘炳应下来,先回去打点。

    凌家这场婚事进行得十分顺利。

    杨肃傅容以及冯家兄弟下晌就到了侯府。到开宴前谢蓬也带着贺仪到来,这一日热闹欢腾自不消说。

    长缨吃完晚饭,秀秀他们也回来了。

    说起喜宴,倒是个个眉飞色舞的。

    长缨也很高兴,纪芷媛是她从小就认识的,跟凌颂情份深,凌夫人与她也熟,日后定然好相处。只是凌家的厄运能趁早解除就好了。

    翌日下了早朝,长缨在承天门下等到了凌渊。

    到了沈家,长缨便就把谢蓬查来的情况告诉他了。

    “你可知道,在事情发生之前,姑父有无遇到过什么事?或者碰到过什么身份特殊的人?”

    凌渊听到鲁谦益时也顿了下,随后回想片刻,说道:“你失踪未归,父亲当时即率我们四处找人,而我在卫所,先还是没人告诉我,后来才知道。

    “我只知道那些日子父亲一直在忙着找你,不知道他曾遇到过什么事。”

    “找我?”长缨微顿,“那就应该去过通州?”

    “自然是去过的。”凌渊道,“据说带着护卫在那里寻了好几日。”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