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17章 我的孩子会姓周吗?

第317章 我的孩子会姓周吗?

    秀秀挑了套赤金镶红宝的,又帮周梁选了对镙丝金凤镯子,一只赤金项圈,外加一柄羊脂玉如意。

    这么一会儿已经大半个时辰过去,周梁知道她饿得快,看到对面茶楼人已经撤走了好些,便邀她去对面吃些点心。

    穆秀秀不跟他客气,让掌柜的包好回头送到沈府,而后周梁先去订座,让她与盈碧跟着往对面来。

    路边有好些卖花灯卖糕饼的摊贩,秀秀在一架绘着各式吉祥图案的花灯前停了脚。

    这些玩意儿虽然漂亮精致,却已经不是她玩的了,但宋钧常来府中,宁氏对她也不曾另眼相看,她想挑几个回头送给宋钧玩。

    刚拿了只八角宫灯在手里,路人碰到她手肘,灯掉下来。

    压着肚子想弯腰去捡,一个人已在她前头,伸手先捡起来。

    貂裘下这只手修长干燥,秀秀还没看到他的脸,心口已开始收缩。

    “喜欢这个是吗?”荣胤垂头望着她,音色温暖。

    秀秀攥着衣袖,缓缓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荣胤看了看灯面,然后解下荷包,掏钱要给摊主。

    “我有钱。”秀秀说。

    “我给你买。”

    秀秀心绪浮动。

    灯影下他认真专注地掏钱,跟从前在她面前高深莫测城府深沉的他全然两样。

    “你不用这样,我们没关系了。”她道。

    她想起过去那四年,这些带着烟火气的事情,他们一件也没有做过,如今分开了,又何必添上这一笔。

    荣胤把钱付了,而后看过来,却又透过她肩头,看到她身后不远处立着望过来的周梁。

    周梁找到了座,见她们还没来,怕有闪失便回来寻找。盈碧却远远地跟他打手势,又暗暗指着身后两人。

    他看清楚跟穆秀秀说话的正是荣胤,自然只能停下脚步等待。

    荣胤望着秀秀眉眼。半晌又看看手里的花灯,说道:“璎姐儿成亲,你怎么办?”

    “我当然是继续过我的日子。”她淡淡应着。

    虽然知道同在这京师里生活,定然会有遇见的一日,却没想过会这么快遇见。但想想也没有必要刻意回避,她到底不曾跟他有仇。

    她重新又拿了个绘着哪吒闹海的花灯在手里,钧哥儿顽皮淘气,也许会喜欢。

    “周梁也会留在沈家?”他问。

    秀秀觉得他这话问得奇怪,瞅了他一下道:“当然。”

    荣胤没言语了。良久后才又望着她:“那我的孩子,将来会姓周吗?”

    秀秀身子猛然顿了一下。

    ……

    荣璧如和荣衍还在服丧,不能下车游玩,但荣安仍带他们俩去街边茶馆坐了坐。

    透过窗户她远远看见荣胤立在花灯前跟人说话,辨出来那人是穆秀秀,几月不见,她明显是有变化了。

    从来没有见过荣胤倾心在一个人身上,荣璧如看得有些出神。

    她虽然从来不觉得她爹是个好爹,但也不能否认他别的方面确实出色。

    娇小又略显丰润的穆秀秀站在英武的他面前,无端就有了小鸟依人的感觉。

    荣璧如对生母的印象已经很淡,但依稀也能记得她是个温柔婉约的女子,但回想起来,父母亲之间并不算亲密。

    无论是母亲还是俞氏,她都没有见过荣胤付诸耐心等待对方回应的样子,以至于她以为,世间夫妻大多也是这等模样。

    眼下孝期不算,舅母从前总跟她说要替她张罗婚事,她也提不起劲,如果她将来嫁的人是荣胤这样的,她过的日子也是这样冷冰冰的,她一点儿也不期待。

    “大姐,父亲是在跟谁说话?”对面坐着的荣衍显然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那一景。

    俞氏落葬后荣衍就回大将军府了。荣衍从前也会到将军府走动,但来得极少,见过穆秀秀,隔这么远也不能记得。

    荣璧如如今管着中馈,也不得不过问弟弟起居,姐弟俩接触难免变多,荣衍提问,也不算突兀。

    荣璧如收回目光,半日才道:“那是我的恩人。”

    ……

    秀秀不知道荣胤何以有此一问。

    但她认为不管怎么回答,这话题都有继续往下说的可能,再往下说,就都会变得尴尬了。

    她抿唇未语。半晌,退后福了一礼,转身走开了。

    吃着烤串的周梁看到她们穿过人群走来,把手里几枝塞给她们,转身进了门。

    荣璧如正吃着点心,一抬头见穆秀秀跟别的男人同行上来了,不由愣住,再一扭头看向窗下,只见荣胤还站在那里,身影是难以言说的孑然。

    ……

    杨肃今日特地穿的常服,佟琪他们也换了打扮,百姓们没几个认出来他是晋王,令他可以放心牵着长缨的手慢慢游。

    长缨买了两个花灯,兴致渐起,于是又拉着他去记忆中熟悉的小摊上吃元宵。

    桂花味的咸元宵他吃了一碗,还觉不够,去抢长缨的吃,长缨先还是忍了他,吃到第三个,她也瞪着眼把碗口捂住了:“想吃你再买!”

    杨肃厚着脸:“买的都没有你吃过的好吃!”

    佟琪管速抖掉了一身鸡皮疙瘩,撇下这对幼稚鬼,去隔壁买烟花。

    “砰!”

    还没走到烟花摊前,连成排的五六个烟花摊子突然就炸出一大片雪亮!

    还在护食的长缨以及正在夺食的杨肃猝不及防俱都被震倒在地上!

    耳边砰砰声不绝于耳,刚才还欢声笑语的周围顿时尖叫如潮,路人拔腿逃蹿,整片街道如同布满了无头苍蝇!

    烟花这东西虽说威力不大,但连着几个摊子的烟花炸起来,动静不可谓不大。

    这动静也震醒了荣胤,他抬眼惊望着四面,随后回神,快步冲上茶楼,在纷纷下楼的人客里找到奔过来的荣璧如,再一手抓住荣衍便要带他们撤!

    荣璧如迟疑片刻,半途忽然停下:“穆家那位,也在楼上!在包间!”

    荣胤怔住。

    荣璧如抿唇:“您去吧!我和衍哥儿都会武,不要紧!”

    荣胤目送他们下楼,转眼看着另一边的包间,冲了过去!

    盈碧紧张地挽着秀秀。

    秀秀立在屋中,脸色也是青的,但她仍努力镇定:“只要没着火,便不怕的,周梁你快去看看长缨!”

    周梁道:“先跟我下楼再说!”

    他边说边开门,门却先从外面被推开了,荣胤冲进来,望定穆秀秀,随后俯身抱起她,扭头出了门!

    (求月票)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