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08章 你怎么还没走?

第308章 你怎么还没走?

    长缨把事情简略跟杨肃说了,这边饭也传了过来。

    杨肃说“吃完我陪你去看看。”

    长缨道“先等等看那边什么情况吧。”

    宫里那边她也惦记,但既然谢蓬已经过去了,事情她也早就跟少擎安排好,如今她就是去了意义也不大。

    杨肃看了眼她,没说什么,先把肚子垫了垫,然后端汤抬头“赵峻这里你是打算怎么办?”

    长缨道“赵峻替杨际卖命,我目前没有任何能拿捏他的把柄。而高诉明则与吴侧妃有利益勾结。赵高二人都是反骨,却彼此又不是一伙的。而我现在又想一网打尽,所以在想办法把他们俩绑到一起来。”

    杨际留着赵峻在腾骧卫为内应,自然是想做长期打算,因此赵峻这边首尾十分干净,少擎在腾骧卫两个月,也没有能拿到他值处一提的错处。

    “不过如今不光只有我盯着他们,除了我,还有安家。”长缨拨拉着饭粒说,“我今日抓那掌柜的的时候安晟就在茶馆里呆着,高诉明在金器铺子里找人,安晟不可能不知道。

    “安晟把事情禀了给安侧妃,安侧妃一定会紧盯住吴侧妃。倘若少擎他们事成了,那么安侧妃此刻多半已经见到了吴侧妃私下与人见面。

    “——我没有赵峻的把柄,就只能制造把柄,安侧妃误会赵峻跟吴侧妃有勾结,一定会设法知会杨际。

    “杨际疑心那么重,只要安侧妃有办法证明她说的是真的,杨际便不会再对赵峻放心。

    “这件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如愿。但埋下这根线,于我也没有损失。”

    最好的情况当然是赵峻出夭蛾子的时候让她和少擎抓个正着。杨际要踢走她,只能让赵峻在暗中使绊。

    而她也正是防备着,才会让少擎他们盯上赵峻,如果说赵峻当真敢这么做,那真无异于白送把柄给她。

    可关键是赵峻也不会那么傻,她也得做好他使了绊子,却还没留下把柄的准备。

    所以在引吴侧妃与高诉明的同时,她顺便先把赵峻拐了一道。

    “高诉明的把柄现如今已经到手了,我只要捅进东宫,剩下的事情不管怎么发展,高诉明都会在腾骧卫呆不住,吴侧妃也要倒霉。

    “我之所以还没有急着动手,是因为我还想知道吴侧妃敛财究竟是不是因为辽东的吴彰。”

    打从她拿到掌柜的所提供的证据,又经谢蓬查到了名单上所有人具体对应的职位时,已经具备了将高诉明随时踢出去的条件。

    但一则她还要除赵峻,再则她仍是对辽东那边情况感到好奇,不知道吴彰是否真的捅出了什么漏子。

    杨肃道“谢蓬行事虽然雷厉风行,但此去辽东往返最快也得三四日。”

    “这倒无妨。”长缨道,“证据线索都在我手上,迟个几日也不要紧。只要赵峻那边不——”

    “禀将军,冯将军派人来了!”

    话说到这里,太监突然进来通禀。

    长缨放下筷子,就见冯少擎手下两名兵丁快步进了来,见着二人分别拜了一拜,然后道“禀将军!宫里出事了,方才景仁宫那边走水,冯将军正着人救火,命小的前来请将军过去!”

    ……

    出事的是景仁宫外一座无人住的小院,长缨快马赶进宫的路上已听士兵说过大略情形。

    景仁宫外已来了许多禁军,司礼监的太监和御马监的太监都在,腾骧四卫都来了人。

    高诉明处在人群前方,今夜他轮值,自然是首当其冲被问罪的一个。

    长缨撇下杨肃,快步上了甬道。

    少擎他们并不在人群里,她迅速环视了一遍之后,即停步截了个士兵去喊他。

    火势此刻早已灭去,事发在无人处,且这么快灭了火,可见火势也不大,发现的时间也早,这若真是外来的刺客就无道理了!

    不是刺客,那就只能是赵峻。

    这就是她预想中最坏的情况了。但事情既出,却也无可奈何。

    然而举目看了一圈,长缨却也未见赵峻,再看了一圈,发现连杨际居然也没有来!

    倘若行事的真是赵峻,那么这个时候杨际正该出来揪她的辫子趁机把她往地下踩才是,事发这么久了,她都来了,杨际居然没来?

    “长缨!”少擎很快到来,先压声将她拖到一旁,而后道“赵峻下手了!”

    “拿到了证据吗?”她问。

    “哪里有那工夫!”少擎道,“我照你说的全都做成了,高诉明截住了,赵峻也让谢蓬引到九龙壁下了,吴侧妃也确实跟他碰上面了,谁知那当口忽然就传出消息说失火了!

    “事情来得急,我们也难免顾此失彼!”

    长缨眉头紧皱,又看向人群处。

    杨肃伴随着进了宫,他是分府另住的皇子,夜间不得入禁宫,见长缨心无旁骛直奔景仁宫方向,他便侧行至宫门另一侧,着佟琪道“去看谢蓬在哪里?”

    佟琪吹响暗哨,很快有哨声回应,不多时,夜色里有人影靠近,宫灯光亮照清人脸,正是气定神闲的谢蓬。

    长缨对着远处人群凝眉良久,收回目光道“那谢蓬呢?”

    “他问我要了咱们卫的值勤范围就走了,再也没见着,估摸着是出宫了!”

    少擎语气里微有不以为然。

    长缨总觉得东宫没有来人,以及赵峻也没有露面,有些不太对劲。

    她沉吟道“你即刻唤人去寻赵峻,再盯住东宫那边!我先过去看看。”

    “将军!”

    正待走,这边厢管速却忽然到来“王爷有要事,请您和冯将军他们移步说话!”

    长缨内心焦灼,却也还是按捺着,领着少擎到了宫门外。

    “什么事——”

    “你怎么还在这儿?!”她刚起了个头,少擎就吃惊地对着阴影下一个人“这到处是禁军,你还不赶紧走?”

    长缨看清是谢蓬,也愣着了。

    谢蓬睨向冯少擎“我要是走了,你们今夜怎么收场?”

    少擎顿住。

    谢蓬略略侧首,旋即有侍卫自暗影处押着两个人走出来。看服饰,竟是宫里的太监!

    “这,这不是赵峻的徒弟胡旺吗?”程春认清之后,旋即悄声与少擎道。

    长缨他们都看出来了,更加惊奇“这怎么回事?”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