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304章 等我适应适应

第304章 等我适应适应

    ,最快更新裙上之臣最新章节!

    谢蓬的话终究像根刺,把长缨麻木的神经刺了一下。

    在儿女情事上,应该说她还的确不算太迟钝,从小到大,对她示好的人可以说不计其数(当然真心与否另当别论),她读得书多,开的窍也早,这除去让她可以敏锐地回避一些困扰之外,也能更清醒的保持自我。

    但她却不觉地也把这份清醒也一直持续到了杨肃身上。

    在湖州时,杨肃对她有真心流露时,她就察觉到了,但她当时的心境,是对儿女情事没抱任何期望,也没有任何规划的。

    她对他的接近和示好,以一条“任你千军万马,我自岿然不动”的宗旨,不费吹灰之力地挡了回去。

    及至发现自己并未能对他做到真正心如止水,再到后来种种,她接受他,也接受未来生活里有他,却也还是在不自觉地以这种不紧不慢的姿态对待他。

    强势虽她所愿,但经谢蓬说出口,却让她知道自己的确时常是下意识地把杨肃给忽略了的。

    她坐半晌,望着他道:“那你帮我去趟衙门?”

    谢蓬转身:“你说,我帮你办妥便是。”

    ……

    安晟盯上金福记自然是出于安侧妃的指引,安侧妃不知怎么收到的消息,说是吴侧妃背着太子与高诉明在外头经营敛财。

    皇家虽然也有商铺在外,宗亲行商不算什么大事,但吴侧妃勾结的却是宫外的将领,不管他们之间有无那层男女关系,作为被皇帝忌惮而落下了一身疑心病的太子,又怎么会容忍得了?

    安晟也不明白吴侧妃在宫中有吃有穿,费这么大劲赚这个钱做什么,但宫里三个侧妃互为敌人,他心里有数,只要能帮着姐姐对敌,他行事当仁不让。

    他连日守在附近,沈长缨到茶馆的时候他也在,而且当真就在隔壁,后来金福记这里掌柜的不见了,他自然也知道,再联想起看到的沈长缨,便心知定然有干系了!

    当场着人递了消息进宫,安侧妃收到信,也立时坐不住了!

    金福记有猫腻她知道,吴侧妃跟高诉明勾结,她也早就知道,但是他们俩勾结什么,她却尚不清楚,所以才让安晟在那里盯着梢。

    眼下沈长缨先下手为强,居然这么强横地把铺子掌柜直接弄走了,她倒是小看了她!

    但沈长缨跟她没冲突,有冲突的是吴侧妃,她顺着殿宇踱了几圈,最后停下来道:“好处不能让她沈长缨一个人占了,去盯着曦和宫,有任何动静都来告诉我!”

    太监纷纷地去了。

    安侧妃望着殿外暮色,缓缓深吸了一口气。

    ……

    秦陆他们近日已经工部底下人的履历都查得出来,杨肃挑准了几个人,准备扶持作为来年予以重用的人选。

    近日因走动得多,发现工部右侍郎史湛也是个颇有远见的人物,原本可由秦陆他们去办的事情,杨肃就亲自揽了下来。

    宋逞这边已经替他跟皇帝游说过,目前看起来没有什么阻碍,但皇帝还是没有明确态度。

    杨肃也不敢催得太紧,眼下年末事务本就繁忙,再加上皇帝又说过等搬过府之后再议,在此之前追得太紧想必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出了工部他直接回府。

    进了府门太监便迎出来:“将军来了。在等王爷用晚膳。”

    杨肃听到这声将军闻言停了停步,“将军”当然不会有别的将军,但这位“将军”很显然此刻不应该出现在他的王府里,更不应该还会等他回来晚饭。

    他目光在太监脸上落了好久,然后跨步进屋,到了安庆殿,果然殿里灯火通明,有绰绰人影在烛下摇曳。

    杨肃加快脚步,见到长缨正盘腿坐在窗下罗汉床上,炕桌上摆着几张纸,看模样已经来了有不短时间。

    “长缨?”他解下斗蓬进门,到她对面坐下,“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着人去禀我?”

    长缨望着他亮晶晶的双眼,顿了有半刻道:“我过来有点事,但现在谢蓬替我办去了,天已经黑了,我想着干脆等你回来吃个饭再走。”

    说完又望着风尘仆仆的他:“外面冷吗?”

    “不冷。你呢?薰笼火旺不旺?”杨肃心里火热熨贴,扭头吩咐传饭,又走到薰笼前看了看,而后回来望着她,半日道:“是不是有事要我帮忙?”

    “没有。”长缨把还温热的茶推给他。“先喝口水。”

    杨肃把茶接了。

    长缨仍是感觉到他一身冷气,便又把身子往里头挪了挪,让他往里头靠了靠。

    安庆殿是素日杨肃和秦陆谢蓬他们日常处理政务之处,也兼待客之用,设施自然是不如正殿和寝殿舒服的。

    但他们俩还没名没分,自然不可能去寝殿。

    他挪过去坐了,手搁在膝上,目光又忍不住落到她脸上。他捉起她的手,温声道:“不是等我吗?怎么又不说话?”

    长缨笑:“我平时话也不多。”

    “从前话可多。”

    “……那也得先等我适应适应。”

    杨肃听她说完,就双目灼灼地望着她。

    长缨被看的不自在,笑着打他。被杨肃捉着拳头,送到了嘴边。

    长缨想抽手,杨肃抿唇笑了,轻吻了两下,松了手道:“你一大早就差人问我要出城令,八成是有重要事。还是说说吧,你在忙什么?”

    ……

    谢蓬到了腾骧卫,先找到少擎他们,然后把长缨盖了印的信笺给他们看了。

    先前出来时,沈长缨特地写了张纸盖上印交给他。

    “长缨给我们的任务,是让赵峻跟吴侧妃在今夜碰上面就行了。”少擎往喉咙里灌着茶说,“具体我不知道是什么缘由,不过既然大人来了,我们三个就负责高诉明这边,您就帮我看着赵峻这边,必要的时候把他引过来,可成?”

    他们三个是禁军头领,出出进进可谓畅通无阻,可谢蓬却不是。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本事瞒过禁军耳目完成这任务?

    谢蓬沉吟半刻,斜乜眼道:“把你们巡宫的范围告诉我。”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