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72章 你不配为男人!

第272章 你不配为男人!

    荣胤快步进了门,边走边问荣安:“如今什么情况?”

    荣安道:“沈将军请了王府的梁公子过来给姨娘稳胎,目前没有更坏的消息传出来。

    “如意已经先着人把消息漏给了大姑娘,那边李嬷嬷已经去请吴家舅老爷和舅太太了,太太去了云馨院,正在安抚大姑娘,并且训斥姑娘身边人。

    “今日随掌柜娘子来府的所有人都已经全数押住,消息没有走漏。”

    荣胤停下步:“但你们还是让如姐儿中招了!”

    “小的罪该万死,没提防到太太会弄到邪药!”

    使药这种事防不胜防,可如果不是因为荣璧如中招,很显然穆秀秀也不会因她而伤身。

    俞氏这一计之下,不光是害了荣璧如,还意外牵扯了穆秀秀进来,荣胤又如何不怒。

    荣胤握紧剑把,说道:“去把俞家人喊过来。再把查得的那些东西准备好。着人把大门守住,书房里等我!”

    荣安道:“俞家的事情时候未到,此时恐怕——”

    “别‘恐怕’,去照办!”

    说完荣胤抬步,去往秋桐院。

    荣安又追上两步:“老太爷那边可要知会?”

    “不必!”

    秋桐院这边,得亏云馨院及时事发绊住了俞氏,经过施针,秀秀已经平静很多,脸色也稳住了。

    梁凤起身去了耳房开方子。

    长缨跟着过来,梁凤道:“有惊无险。母体还算健康,动了胎气,施针之后静养些日子便无妨。”

    长缨点头,恰到这里,如意进来道:“老爷回来了。”

    长缨扭头起了身,只见门外光影一黯,刀剑与盔甲交碰的细碎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传进来,紧接着荣胤出现,径直去了隔壁正房。

    长缨怒从心中起,随即也弃下梁凤跨步走了过去。

    荣胤到了床前,把秀秀手攥住,目光直接投在她脸上,伸手捋着她额前被汗沾湿的头发。

    “何必假惺惺!”长缨上前:“事后献殷勤,不觉晚了么!”

    荣胤恍如没听见,持剑将她拨开,半垂脸望着枕上人的脸色,眉头拧起来。

    长缨也怒而持剑敲在他撑在秀秀身侧的手臂上:“她怀孕两月,你既不声张,也不给她请医!以至于她莽莽撞撞险些出大祸!

    “她在你家过的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吗?你纵容俞氏行凶伤人,跟那恶毒女人相比有什么区别?!

    “不管是对妾室,还是对儿女,但凡俞氏害人,你荣胤都是帮凶!

    “你用孩子困住她,一面霸占她一面又不珍惜,你荣胤其心可诛!你配当什么男人,又配什么为人父母!

    “可知穆家父母若还在,她也是将门家的大小姐!

    “她命运多舛,以至于把我当成唯一的亲人,为了我不惜舍身为妾,这样知恩图报的女子,你数数你见过的能有几个?!

    “你荣胤身在福中不知福,捡到了这样良善仁义的女子,反倒百般纵容着俞氏行凶!

    “若我是你,疼她惜她还来不及,哪怕妻妾有别,总归也不至于过个日子都要战战兢兢!

    “而你却这般糟践她!你不但什么都没为她做过,反倒对她所受的一切反而听之任之!

    “即便当年她是自己找上门来要跟你的,但那也不表示她从此之后就要任你们宰割!

    “今日我是定要带她走的,我沈长缨宁可背上这个过河拆桥的名声,也定要接她回去!

    “我要为她臻选良人,筹谋好下半辈子!我要让她儿孙满堂平安到老!你荣胤给不起她的,我会给她找个统统都能给得起她的人!

    “而荣胤,你会有报应的!”

    屋里人都还在,此时却已在这番怒骂下鸦雀无声。

    荣胤寒脸坐了半日,把秀秀手放进被子里,望着她眼睛回应:“我的家务事,旁人没资格插手!人你也是带不走的,我荣胤要的人,还没有要不到的。”

    长缨道:“那巧了,我沈长缨要做的事,也没有人能拦得住!”

    “那你就试试看!”

    荣胤说完站起来,“今日我荣胤若容你带走我妻儿,来日便让我众叛亲离孑然终生!”

    “‘妻儿’?”长缨冷笑。“真是抬举了!她是你哪门子‘妻子’?!”

    荣胤寒眼望着她:“会是的。”

    说完他看向在这番争执下死命咬紧了唇的秀秀:“先歇息,我去去就来。”

    说完他目不斜视出了房门。

    而门外不知几时到来的府里护卫刷啦啦地立时把房间四面给守住了。

    路过耳房,荣胤走进去跟梁凤拱手:“情况如何?”

    梁凤如实回话:“胎象已稳,静养几日即可行动如常,大将军不必过于担心。”

    荣胤点头,抱抱拳,出了秋桐院。

    径直到了书房,荣安早已在此等待。

    他道:“俞家大老爷二老爷已经出发了。齐家两位舅太太已经去了大姑娘屋里。”

    荣胤摘下头鍪,扯下盔甲:“去把俞氏传过来!”

    荣安迟疑:“不先去看看大姑娘吗?”

    荣胤垂头望着搁在桌面的长剑,半日复道:“去传俞氏!”

    沈长缨到来后,俞氏撇下秋桐院里的不对劲,先到了云馨院,荣璧如由丫鬟们挽着坐在榻沿上哭泣,面前满地狼籍。

    俞氏看她哭得肝肠寸断的样子,先前遇见沈长缨时积下的那点郁气顿时消散。

    当即借着安抚的名,在她寻死的由头上作起了文章,句句夹枪带棒,仍勉力把荣璧如往死路上逼。

    无奈李嬷嬷一帮人皆不接茬儿,没多久齐家两位舅太太来了,形势瞬即逆转!

    荣璧如抱着她们好一顿痛哭,而齐家太太们只顾沉着脸搂着荣璧如安抚,对她这位荣夫人居然恍如未见!

    这是不正常的,荣胤地位比吴家俞家都高,她虽没有诰命,可有荣胤“护”着,在外头几个人能敢不给她面子?

    就齐家这俩,往日也是要跟她客套几句的,今儿这是怎么了?

    就算荣璧如遭了暗算,她们又不可能有她把柄!

    这当口丫鬟却进来把沈长缨请来了晋王府的大夫到秋桐院的消息告知了,她倏然就一惊!

    秋桐院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请大夫?还偏生惊动了沈长缨,请的还是晋王府的大夫?!

    “太太,老爷回来了!传您即刻到书房去!”

    耳边来的传话声令得她脑门倏然一阵冰凉——

    荣胤回来了?!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