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59章 傅世子约她遛街去了

第259章 傅世子约她遛街去了

    唐鉴俯首:“回王爷的话,已相识年余。旧年十月,在同窗处见得她。”

    “不知道唐公子素日给雪娘多少嚼用?”

    审案不关五城衙门的事,但他堂堂王爷,要审也没人敢说半句废话。

    唐鉴搁在膝上的两手蜷了两下,回道:“小生给她二十两银子,还有个下人。此外支出都算我的。”

    “唐公子手上可有产业?”

    唐鉴默半日,声音低下去:“目前家产大多由公中掌管。小生除去两间赁出去的养家铺面,便只有公中每月支出的月例。”

    “才两间养家的铺面,你就在外头养女人?”杨肃忍不住皱眉。

    谢蓬睃了他一眼。

    唐鉴胸脯起伏,攥紧拳道:“王爷不知,雪娘温柔可人,善解人意,是个贴心人。”

    杨肃看了会儿他,跟管速招了招手:“这里是我自雪娘住处搜到的,唐公子认识这些吗?”

    唐鉴望着那堆妆花缎碎片,以及坛子里装着大坛的花生,腰身立时变得僵直。

    “我没给她买过这么好的缎子,这东西不是轻易能弄到的,在唐家,也只有主母们才有资格穿!她怎么可能会有这些?”

    杨肃望了他半晌,道:“我也不知道。但这就是你说的‘贴心人’。”

    唐鉴如同被打了一巴掌,脸上赤红,颤手拿着碎布不停咬牙。

    他喃喃道:“她被陈雄掳走就罢了,她怎么会还——不!她不会骗我的!”

    “那你觉得是我们在骗你?”谢蓬问。

    唐鉴脸色又白了一点。

    杨肃挥手让人把他带下去。接而撑额道:“除了唐鉴和陈雄,这个雪娘肯定还有男人,而且这个人,搞不好就是拿陈雄的剑杀她的那个人。

    “所以她肚里孩子是谁的还真不好说。可关键是这个人又为什么要杀她?”

    谢蓬道:“回府之后我让人去她住处周围打听打听。”又道:“傅容这边怎么应付?他下晌投了帖子到王府。”

    “能推就推。”杨肃道,“他来了我不能不给面子放人,人放了,孙家又必然不依不饶。”

    谢蓬望着他:“我只是怕他会去桂花胡同。”

    杨肃微顿,抬起头来。

    ……

    晌午少擎带着程春刘啸过来蹭饭,少擎说起又将到了每年一度抽调兵马入京操练的事,今年由荣胤任总教头。

    说到荣胤,长缨不免又想起那日在这宫里路遇过他,她问起紫缃:“秀秀这几日怎没回来?”

    紫缃也纳闷:“好几日没见她来了。奴婢着人去问问。”

    长缨点点头,也就略过了。

    朝廷为着京师兵防,每年都要自指定卫所里调集数万兵马大练兵,作为禁军中的禁军,担负宿卫之责的腾骧四卫自然都得挑出一拨人参加训练,她得亲自负责拨人。

    傅容到来的时候她刚把事情办完。

    “唐家那边的事怎么样了?”她问。

    “没进展。”傅容苦笑,“那日在五城衙门,谢蓬把我给挡了回来,我也知道这事难办,不怪他。

    “可我们家老太太连日忧急,我这当孙儿的瞧着实在不是滋味,加之家父又不在跟前,唐家这事我便不能不管。

    “但王爷那边我递过两回帖子,他也推说近日事忙,所以,我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长缨其实猜到是这结果。

    按说傅容终究在他校场上帮过他们,她很应该替他引见杨肃一面才是,不管什么情况,他知道杨肃难处也好。

    但这事不该她掺和。

    她道:“如今孙家陈家都拒不肯撤诉,眼下放人不合规矩,不如暂且先看两日再说?”

    傅容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长缨道:“老夫人无妨罢?”

    “还好,老人家就是心急了些。”他端了茶。

    长缨想想:“你怎么没想着去宫里堵堵王爷?”

    傅容笑道:“你还不知道么?宫里太监说他这几日出城狩猎去了。”

    长缨还真不知道。

    傅容放下杯子,忽然望着她:“难得风和日丽,你也好久没出门了,不如我陪你走走?”

    长缨笑着摇头:“不去。”

    傅容望着她桌面文书封面上“腾骧卫”三字,笑道:“我带你去个地方,会让你有所收获的。”

    ……

    杨肃关在王府里,看谢蓬新查出来的雪娘的消息。

    谢蓬猜傅容会去沈家寻长缨当说客,他觉得也很有可能。可凭长缨与这些勋贵子弟的关系,他也不可能明言阻止长缨。

    最好的办法自是假装不在,这样即便是长缨上门来了,也见他不着,彼此都不用为难。

    “没有任何人见过雪娘屋里有除去唐鉴与陈雄以外的男人出现过,而且,陈雄跟雪娘这段关系还是出于半强占的性质。

    “陈家家底实力都不如唐家,如果不是倚仗着孙燮,他们根本没法跟唐家别苗头。

    “唐鉴都供不起雪娘这等花销,陈雄更不可能供得起。”

    杨肃看完之后眉头越皱越深,最后抬起头来:“也就是说的确还有一个人存在,只不过他行动隐蔽,没有让任何人发觉。

    “他供给雪娘不少银子,按理有能力把她纳回自己身边,他没这么做。雪娘有这样的有钱人傍身,她也没有没理由反过头去缠着毫无进帐的唐鉴。”

    “所以很不合理。”谢蓬抱臂,“而那个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杨肃抬手支腮沉吟半晌,说道:“有可能是冲着唐家来。”

    “理由?”

    “因为雪娘在发现怀孕之后着人送讯给了唐鉴。”杨肃看向他,“这样一来她就有可能是想凭着肚里孩子争取机会跟唐鉴在一起。

    “于是又绕回来了,她明明有更好的金主,为什么还要缠着唐鉴?”

    谢蓬凝眉片刻,说道:“唐家有秘密。”

    “不。”杨肃沉思道,“或者应该是唐鉴有秘密。佟琪已经去打听过唐鉴手上两间铺子,一年赁钱加起来也不过他给雪娘的嚼用那么多。

    “关键是,这笔钱还是唐鉴妻子管着的。所以他能支配的无非是府里每月的月例。

    “可除非他不在外吃喝应酬,否则哪来的每个月二十两银子的花销养外室?”

    谢蓬凝眉略想,起身道:“我即刻去着人提审唐鉴。”

    佟琪险些与他撞个满怀,匆匆进来道:“王爷,傅容他,他约着沈将军遛街去了!”

    (求月票)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