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55章 你一定是在骂人

第255章 你一定是在骂人

    凌渊却拉住他说:“铃铛有没有跟你说过她要为凌家做什么?”

    杨肃道:“没有啊。”

    凌渊脸色便好看了些。

    杨肃觉得他这话问得没头没脑,待要追究,户部侍郎又来催请了,只得撇下他才走。

    ……自然,凌家近来与晋王府接触频频,也引起了诸多人注意。

    杨际还在自省期间,听到冯素来禀,他目光落在书卷上,嗯了一声便揭了过去。

    擂台一事又太过刺激人心,顾家和东宫都需要应对变故,杨肃则需要韬光养晦,因此近期各方竟都收敛了气焰。

    京师气氛竟变得相对平和,早朝上议的也都是正常政务,那些风云诡谲,似都消散了。

    秦陆近日连聘了几个士子为衙门里的主事,原先在霍家时教授杨肃的两位儒士也被请到了十王府。

    作为考究手下人学问前途的顾问,这些主事进门之前都是测过文章的,最后留下了四个,只是都无背景,乃为寒门子弟。

    但已无谓了,只要才学够用,家世什么的都是其次。

    因此杨肃忙得很,每次到沈家来都是来去匆匆。

    好在长缨并不缺人说话。

    她伤势渐好,先行去往腾骧卫应卯的少擎每日都会把卫所事务报给她听,同去的程春刘啸紧跟着少擎,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在府里,每日也能听得周梁黄绩每每回来报告说王爷又立了什么新规矩,在街头又罚了谁谁家滋事的下人,又跟谁谁谁府上的子弟使起他两面三刀的手段,把人堵得怨声载道偏还引来街头无数百姓叫好。

    无非都是这些琐事,但听着就觉得气势不同了。

    凌渊自那日过后连日未出现,不知忙什么,反倒是凌颂凌述来得挺多。

    凌夫人开始在张罗凌颂与纪家女儿的婚事。

    凌颂与纪婉清青梅竹马,两个人幼时便相互心许,但纪家老爷子认为凌颂这娃子太浪,靠不住,为了他们,长缨那会儿可没少给他们打掩护。

    当然前世里他们最终还是成了的。

    长缨也为他们高兴:“婉姐儿要是进了门,姑母就多个人说话了。过一两年有了孩子,又更热闹了。”

    凌颂想说什么,到底是咽了回去。只说道:“母亲最大的愿望,大约就是看着咱们一个个地圆圆满满地,就满足了。”

    又道:“对了,婉姐儿也时常问起你,纪家叔父升了户部侍郎,改日我带她来看你可好?”

    长缨岂有不应之礼。

    与凌颂同来的荷露又把带来的窗纱拿来,招呼下人们帮她糊窗纱。

    十月里了,早晚已开始起霜,才回京时那股荒凉的心情,此刻在熟悉的人来来去去环绕之下,竟已荡然无存。

    凌家能这么快放下过去,转身接纳她,其实出乎她意料之外,但在姑父的事情未曾揭开之前,她到底没有脸踏凌家那道门。

    而如今杨肃那边已经施展开来,既然各路人手都还用得上,目前要动用到她的地方也几乎没有,再加上她如今也跻身入了正三品,便也是时候该琢磨琢磨自己的目标了。

    凌晏的死与凌家的危机终究是心结,揣着这些事,躺久了也呆不住。

    这日宁氏带着宋钧来看望她,宋钧把近来蹲马步的成就展示给她看过,又催着她赶紧好起来。

    等他们走后,她试着把盔甲套上,竟也不算吃力,便先行去往卫所里去报了个到。

    御马监四卫跟金林卫、虎贲卫这些上直卫衙署分属宫城东西两侧,御马监四卫在西路,四卫共用一个衙署,但各分院落。

    四卫为武骧左右卫、腾骧左右卫,每卫除去掌兵的指挥使,还有个督军的掌印太监,其次是掌管庶务的提督太监。

    掌印太监与指挥使等级相同,但实际上因为这位是为皇帝办事的,自然又比指挥使还要来得有派头,只不过通常这些大太监都不会常出没,因此也算得是指挥使坐大。

    长缨到达卫所,大太监王进果然不在,倒是提督太监赵峻的公事房开着门。

    这赵峻便是杨肃提过的倒向了东宫的那位。

    长缨想了想,还是折转去打了个招呼。

    赵峻三十余岁,面皮白净,到底是宫里出来的,和和气气,让人挑不出礼来。

    反倒是同在屋里的指挥同知高诉明行起礼来笑意不达眼底。

    长缨虽然是皇上御封的怀远将军,指定的腾骧卫指挥使,擂台一战也让人道尽了美言,至今称颂不已,但终究因为晋升太快,也不是战场杀敌得来的功名,终究不免有人私下里不服,尤其是一来就把他们头把交椅给掌去了的腾骧卫人。

    这个高诉明长缨也不是没听程春他们提起过,她暂且也不以为意。

    不过总的来说路遇的将士都很客气,个别的还真如秀秀所形容,看她的时候眼里带着点星芒。

    如今不能上工,转了转便就出来。

    承天门下遇上前行来的几骑,当先的那位盘领绯袍,腰缠玉带,目如朗星,因为未蓄须,看着比凌渊他们这些少年郎沉稳,却又比同辈的东阳伯他们要年轻。

    这一身的威风尊贵,竟然是占了她的人不放的荣胤。

    荣胤显然也看到她了,马速缓下,路过她身边时目光也落在她身上。

    但终究长缨没什么可跟他说的,跟他拱了拱手就打算等他走。

    荣胤却停下道:“伤都好了?”

    长缨扬唇:“多谢大将军惦记,将快好了。”

    荣胤收回目光,没说什么,先走了。

    长缨面上但笑不语,目送他离去,心里却难免骂了几句。

    “我来猜猜,你这会和是不是在骂人?”

    这时候身旁忽然传来清越的嗓音。

    长缨扭头,只见傅容不知几时也到了跟前,他广威侯世子同样玉带绯袍,颜美无双,一身官气底下又透着两分高不可攀的衿贵之气。“只不知是在骂人面兽心呢,还是骂他衣冠禽兽?”

    长缨自不肯承认:“你又不是我肚里蛔虫,怎知我骂人?”

    “蛔虫才不会知道呢。知道的只有我这种聪明人。”傅容眼底有难得一见的狡黠。

    长缨也忍不住笑了。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