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50章 别捅他心窝子

第250章 别捅他心窝子

    他问:“你是怎么知道杨际下了陷阱的?”

    八匹狼,如果她不是有了提防,不可能还能在完战之后有体力威慑杨际,又或者说,她还有可能坚持不到最后。

    她不但从容应对了,而且还坚持到了最后,从始至终,没出现任何慌乱无措,如果不是有了防备,怎么会?

    也正是在听到她不肯出来后,他才想到这点,转而去针对杨际——既然他帮不了她杀狼,总归是可以替她讨回个公道的。

    “我在事前巡场的时候看到你们看台这边坚了铁栏就觉不对劲了。

    “后来东宫的人拉着两辆马车来的时候气势很嚣张,又持着通行令,压根不给我们纠缠查看的机会就驶进了校场,再后来又拉在远处停放让人把守着,联想起东宫的立场,自然就猜到他们这是有了准备。

    “我想你不管派上场的人是谁都不可能会强过谢蓬,否则早就该随你一道进京。

    “因此写了辞呈,在兵部尚书路过的时候上前攀谈,并且将辞呈插入了他近随的行囊。”

    杨肃是跟着仪仗一道进了营,自然不知还有马车送酒这段。

    他想起她阵前的从容,说道:“你必定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才会那样镇定。”

    “不对。”长缨眼望着帐顶,微微一笑,“我是抱着死也要胜利的心情。”

    她就是这么倔,只做她认准了的事情。

    虽然不是那么可爱,但至少也得到了她想得到的不是吗?

    杨肃低头轻抚着她干干净净无一丝蔻丹的指甲。

    他记得以前她叽叽喳喳寻他唠磕的内容里,就有很多姑娘家制胭脂香粉之类的琐事,那令未曾亲近过姑娘的他简直大开“耳”界。

    但那凤仙水与油脂调和制就的蔻丹,自他再见她起,就从来也没有在她手上见到过。

    烛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日间在校场的满腹话语,此刻都已经沉淀在心底。

    他曾以为她心里纵然有他,也定是有限的,从没想过她那么重视着前途功绩的人,为他能利落果断地舍弃前途光明的军职。

    他想,早前被她撇下他跟凌渊回京的怨气,跟今日她的作为比起来究竟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他肤浅了,他只知道他不该是被她舍弃的那一个,却没有想到自己也有无法妥善取舍的一日。

    照理,今日他是否该不顾一切挑翻铁栏跟杨际及顾家分庭抗礼?甚至连皇帝的处境也不顾?

    但他自小所受的教育从未远离皇权,他知道那么做会招来什么样的后果,而那是他掌控不住的。

    将一切动乱彻底压制下来,让朝廷回归到正常的积极的秩序,走上那巅峰位置,那是他的理想,也是她的理想。

    他没有办法冲动,但却意外地体会到了她当初的难为。

    他多么庆幸,所幸他没有那么傻,当真把她弃掉。

    剩下的便全都是满满的餍足,曾经令他咬牙切齿的她的坚定,令她毫不犹豫地选择凌家而舍弃他的果决,却都成就了他今日所得的一切。

    如果她不是那样坚定,在杨际放话妥协时她便已经妥协,如果她不是那么果决,今日也最多得到三城指挥使的职位。

    总揽五城的四品都督,说实话,他清楚自己目前的实力,事前他压根没做这样的打算。

    但因为有了她,有了今日她这一番舍身筹谋,一切都有了希望,都变得光明而蓬**来。

    然而,这些也都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她是拼着命地在成就他。

    他忍不住又侧首去看她,那些按理说应该很动人的话语,此刻都变得有些多余。

    他不想说感谢,也不想表明自己有多感动,真正的入骨,也许正是不必言语的。

    就这么握着手,直到她终于睡着了,最后梆子声响起来,他起身帮她掖了掖被子,而后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亲。

    枕上的她安静又听话,一点点的倔强和杀机都不见了。

    不会有人想到,那个让人骇然的拼命女将军私下里会这么温和可爱。

    ……

    擂台之事以惊人速度在各衙之间传播开来,同时传起的自然还有明威将军沈长缨高调投入晋王麾下的传闻。

    自打晋王回京之后动静不断,但显然成就最高的就是今日这一桩,荣胤自卫所回城这半日,已听闻过多桩打听过晋王为人的人。

    沈长缨的豪情,终是带动了一些人跃跃欲试。

    而晋王与太子对待朝中良材的不同情态,自又让人私下里比出了一番高低。

    入夜后荣胤还在五军营公事房里坐着,东阳伯跨进来:“这下能看出来是骡子是马了么?”

    荣胤把手里的军报放下,自壶里斟出来两杯茶。“的确是马,但还不够。”

    东阳伯在公案这边落座,说道:“晋王虽然初来乍到,但也很是会审时度势。

    “今日凭他自己之力要想在顾家手上讨着什么便宜,是绝无可能。

    “但他会把握机会,知道惜之他们几个不会看着璎姐儿吃亏,因此给东宫扣了帽子,瞬间凝聚了实力。

    “不管他是否可靠,这一手终究还是不算太差。”

    荣胤放下茶壶,扶杯道:“东宫不过被顾家当作傀儡,杨际越是离不开顾家,皇上对他越是忌惮。

    “越是被忌惮,他越是离不了顾家。杨肃要想有胜算,还得先掌控住这个局才成。”

    东阳伯目光沉凝,扭头望向他。

    ……

    凌渊与凌颂凌述一道出的沈家。

    回府后凌夫人的院里还亮着灯,窗内有人影在捏着佛珠不断徘徊。

    凌渊顿下脚步,站了站之后折身去了书房。

    凌颂二人跟进来,等不及地说道:“铃铛跟随了晋王,她为什么这么做?”

    “铃铛喜欢他!”凌述扭头说。

    凌颂看了眼凌渊,瞪回来道:“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就算从前大伙都不知道这位侯爷对待铃铛爱理不理的态度是因为太过在意,到后来在湖州他跟铃铛见面之后释放出来的“天性”也让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这位侯爷的的确确就是心里藏着铃铛!

    凌述偏在这时候捅他心窝子,是嫌日子过得太舒坦了么?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