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42章 她胃口真大

第242章 她胃口真大

    凌渊气的不是别的,气的是这吉山卫的军职是他当初给她谋来的,而她居然为了个杨肃就这么把它给不要了?

    他抬眼瞪过去,杨肃原本靠着椅背沉脸坐着,见他看过来,又立即调整了表情,撑身坐直。

    到会儿若还有人看不出来沈长缨是有备而来就奇了怪了!

    她不但是高调下场帮杨肃,且还揣着这股子破釜沉舟的勇气?

    事情虽然是照着预期在往下走,但原本还尽显得意之色的杨际看到此时,也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扭头看向顾廉。

    顾廉扫视着纷纷攘攘的底下,说道:“国有国法,军有军规,御前岂可如此儿戏?沈长缨休得无礼!”

    “下官正正式式递交的辞呈,御前大礼也行得端端正正,敢问何来御前儿戏之说?”长缨坦然回应。

    顾廉道:“沈将军递交辞呈亦属逾矩,参战不算。”

    长缨冷笑:“下官上台之始,至如今已近一个时辰,可没听大人说什么下官逾矩?

    “既是擂台,又是奉行‘有德者居之’而所设,难道不是谁有本事谁都能上么?不然又打的什么擂?

    “大人既不允,如何早前又不曾阻止?可见大人失职啊!”

    顾廉冷哂:“我这也是心疼沈将军,以将军之功绩,留在军中来日定然前程似锦,何苦凑这份热闹?”

    “苦不苦,就不劳大人操心了,下官只想问问在场诸位,今日凭我这战绩,这指挥使的位置是拿得还是拿不得?”

    “自然拿得!”少擎自人群角落里挤进来,“你连战六人,凭什么当个五城指挥使都当不得!”

    看台上东阳伯与冯少殷率先瞪过来,随后是凌渊傅容,荣胤目光却在长缨身上滞留许久才看向场中。

    “我附议!”傅容站出来,目光锁定长缨,随后看向高台:“沈将军实至名归,顾大人也不要这么咄咄逼人。

    “能够轻松战下五轮,打败六个对手,无论如何也任得起这个小小指挥使了。

    “说句得罪的,在座同辈将领里,不管级别高低,能胜过沈将军的也未必很多。”

    傅容原是个极雍容之人,此刻出位声明态度,自然引起不少人侧目。

    紧接着便有吉山卫本营几个将领率先附和起来。

    在少擎与周梁黄绩吆喝下,加入声援的人越来越多。

    但他们支持,同样也有人不支持,文官里有人出列:“皇上!这沈长缨纯属强辞夺理!”

    几百人的擂台四周,很快分成了两派,基本上都代表着各自立场。

    长缨却扶戟立着,望着地下,似纹丝不受干扰。

    这也算是沈长缨回京之后杨际第一次正式看见她,望了她半晌,终究无法与过去与闺秀们扎堆的她联系起来。

    场下仍争执不下,他略沉气,起身跟皇帝躬了身:“沈将军固然勇猛,她递交了辞呈也勉强说得过去,但她终究是吉山卫的人,若是就此宣判,恐怕还是难以让人服众。

    “既然有争执,儿臣以为便当以最果断的方法来定论。”

    皇帝瞄他:“比如呢?”

    “儿臣请奏加赛一场,让沈将军凭实力赢得五城指挥使之职。”

    皇帝望着场下昂然定立的沈长缨,没有说话。

    旁边却亦有官员请奏:“太子殿下的提议十分公允。眼下争执不出结果,倒不如一战定输赢。”

    秦陆佟琪皆看向杨肃,杨肃寒脸未语。

    皇帝不吭声,是因为骑虎难下。长缨赢得太过漂亮,东宫必然不会放过,而他又何尝不是?

    他看着场下长缨,觉得她理应也猜到了这个局面,所以她眼下的静默看起来便像是在等着杨际出招——

    事实上不管这场是谁赢下来的,杨际都不会甘心让晋王府占这个便宜,而倘若换成别的人上场,该如何应变,的确不如她来得有胜算。

    但他终究不知杨际有什么夭蛾子,贸然答应了,若推了长缨入坑又怎办?

    “我不答应。”他望着远处长缨果断道,“沈将军的实力已经有目共睹,她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行为,凭什么要加赛?如果一定要加,那就我来!”

    “王爷!”

    秦陆佟琪都忍不住出了声。

    他堂堂皇子,敌人是东宫,比的不光是才智与实力,还得比声势。

    倘若他亲身下场,危险什么的也就算了,料想没人敢在这种场合谋害他,关键是让人看轻了。

    这满朝文武,谁不会仰望一个有尊贵气质的皇子?

    加上他前二十一年又是养在外头的,不了解他的世人对他评价终归还是会觉得不如自小养在宫中的,即便宫里养出的皇子根本没几个中用!

    总之,这当中也许还有潜藏着未来晋王府的拥趸,不管怎么说,对外这皇子的姿态是不能放低的。

    眼下亲身出场,不是明智选择。

    皇帝看了眼他们,抻身道:“准奏,加赛一场,定胜负!”

    “父皇!”杨肃上前。

    皇帝抬抬手:“就这样。”

    下方的长缨抬起头。

    杨际目如阴隼,冷笑道:“皇上有旨,准奏加赛一轮定胜负!沈长缨,你可答应?”

    长缨道:“殿下既有了主意,末将又岂有不应之理?”

    她看了眼杨肃,又与杨际道:“只不过末将赢擂台,在场诸位已有目共睹,末将答应加赛,但既然是加赛,那太子殿下也得答应我个条件才算公允。

    “倘若末将胜,我可不满足于三城兵马司指挥使。”

    杨际顿了下:“你想要什么?”

    长缨嘴角轻扬,再次面向皇帝跪下来:“启禀皇上,倘若臣胜,臣奏请五城兵马司合为一衙,由晋王殿下总揽事务,增设都督一职!

    “至于臣,能够任个副都督,为五城兵马司效劳就好!”

    京师城治衙门不少,除去顺天府,巡城御史,还有六部三司也算,五城兵马司历代以来皆独立当差,互不干政。

    本意是为与各衙门相互制衡,因而从未有过五城兵马司独掌一人的先例,也因此在其余各衙面前地位颇低。

    眼下沈长缨不但提出要将五城兵马司合为一衙,居然还请旨让晋王担任五城兵马司都督——

    五城集中为一人所辖,这“都督”权力即便不堪与五军都督府都督相提并论,与在京二十六卫随便一个卫的指挥使权力都不相上下了!

    原先都只当沈长缨出战只为着向晋王府投诚才不惜舍弃军职来争这六品指挥使,没想到,她竟然有着这么大的胃口!

    而且她神色如常,难道这一切都在她谋算之中?

    (求月票)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