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35章 她很乖顺

第235章 她很乖顺

    秀秀:“什么异常?”

    长缨道:“我总觉得他小题大作把你院里的人统统换了有些突然,而且我刚才在外头也意外遇见了俞氏。”她把先前之事说了。

    秀秀也觉得讶然了。

    她是真没有想过这背后还有什么不对劲,倘若说是俞氏犯了事,才使得他把她屋里人给换了,可这事前事后她也没有半点不妥,俞氏能犯什么事儿?

    关键是荣胤那边也完全看不出来犯了事,只除了……

    “对了!”她忽然想起来,“你要说实在有奇怪的地方,那就是他那天给了我一瓶药。”

    “什么药?!”长缨直了直腰。

    秀秀起身把荣胤给她的那瓶药拿过来:“他说是健脾胃的,可我脾胃并没什么大问题。”

    长缨打开瓶盖,浓浓药味即扑鼻而来,她倒出来两颗在手心,也就绿豆大小一颗。

    “你吃了吗?”她问。

    秀秀点头。

    “他给你什么你都吃?”长缨训她。

    秀秀红了脸:“那我也没理由不吃啊。他要是想害死我,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

    害死她倒不至于,长缨就是觉得她对荣胤那渣渣也太放心了点儿,怕被他给卖了还帮他数钱。

    她把倒出来的两颗药揣起来,道:“先别跟他说我拿过这个。”

    秀秀重重点头。

    长缨拂拂袖子准备起身,目光滑过她脸庞又收了回来:“最近脸色倒是红润了不少,看着也胖了些。”

    秀秀抬手摸了摸脸,想起些事,脸又红了。

    长缨没理会她的小女儿态,抬脚出门。

    上马车后,她说道:“去王府吧。”

    ……

    自成亲的念头再起,便在杨肃心里扎了根。

    跟杨际那笔官司一了,接下来,他便把五城兵官马司的事着手办理起来。

    长缨说得很对,倘若不曾捞上个够份量的职务在手,他终究没有底气立足。

    不能立足,便不会招引贤才归附,说到底,还是得他自己先把这招牌立起来才成。

    而长缨指给她的这条明路,正好可以解决目前问题。

    这日早朝上便就把事提了。

    杨际近日忙着在顾家面前伏低做小,好歹是把见好就收的顾廉给哄好了,又忙着收拾漕运司的首尾,没料到早朝上杨肃会提出要从楚王妃父亲赵志程手上的东城兵马司。

    在听完东阳伯为首的几名大臣表示附议之后,他即道:“朝中可无亲王直接接手兵营的先例,除去就藩。何况晋王还要总揽三城,儿臣以为此举有欠妥当!”

    杨肃道:“五城兵马司也不曾王法规定必须皇亲担任,也有寻不到皇亲任职而恩科选拔的先例,以此足以说明可因人而异。

    “臣弟倒以为太子殿下当以国事为重,如今臣弟能递交出整改方略,掌管兵马司治理京城又有何不可?”

    “王爷此言差矣。”顾廉听到这里也不能再淡定,已然走出列来:“赵大人未有失职,无缘无故将其撤掉,王爷此举是否也欺人太甚?”

    被点到名的赵志程抹着汗站出来:“晋王,晋王殿下……此位,此位有德者居之……”

    “不知所谓!”顾廉轻哂,“晋王虽然年轻有为,但也难免气盛。同胞手足之间,还是顾及些情分为好。这件事情,臣不附议!”

    顾廉表了态,立刻大批人出声表明了立场。

    散朝后杨际回了东宫,踱起步来:“中城兵马司辖内最近皇城,他居然要连贯东西总揽三城?杨肃想干什么!”

    顾廉道:“东阳伯这伙人必定是皇上出面游说的。但他们今日联合了东阳伯等人,搞不好明日就会联合内阁,我听说前不久晋王还曾拜访过宋逞。

    “宋逞跟咱们可不怎么对盘,这俩人要是搞到一起,这三城兵马司搞不好还真要落到他手上。”

    杨际在帘栊下站定,望着窗外琉璃瓦,深深沉了一口气。

    在皇帝操作下,接下来的两次早朝果然内阁有学士参与了支持杨肃,这次占了上风,但顾家仍死不松口,势力太大把持了方向,事情便也僵滞下来。

    到今日又再上朝时,仍是各持己见,皇帝望了底下半晌,最后道:“既然赵志程说有德者居之,那么关于晋王能不能总揽三城兵马司,可以让他亮亮本事。

    “兵部择日于校场设个擂台,进行文武比试,胜者出任指挥使,如何?”

    顾廉看了眼曾经凭本事拿到过昭毅将军的杨肃,沉声道:“晋王乃龙子之身,岂有亲身下场动刀枪的道理?皇上三思。”

    “王爷不下场,那就指派人下场,否则就请顾大人给出更好提议?”东阳伯这边有了皇帝这话,立时将顾廉怼了回去。

    皇帝道:“就这么着。晋王不亲身下场,即便他掌了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官位也属文职,他可派人下场参战。”

    就是能一举定乾坤的主意,杨肃没理由不赞成。

    他亲身下场确实危险,但他若不下,则明显人手不够,能出任的目前无非一个谢蓬,他一个人要战三个,便是身手再扎实,也难保有意外。

    不管怎么说,朝上很快有了决议,择日将在吉山卫摆擂,介时皇帝与太子以及百官将会亲自督阵。

    杨肃回府即跟谢蓬与秦陆合计,这场擂打下来难度不小,但因为势在必得,因此容不得退却。

    议到差不多时佟琪进来说“沈将军来了”,几个人齐齐扭头,又目光聚焦在杨肃脸上。

    杨肃冷凝的一张脸很快冰雪消融,摆摆手让他们先退下,而后起身:“人呢?”

    长缨着紫缃把几包腊味从车里拿上,太监将她们引到杨肃所在的东书房。

    她停在门槛下,忽而抿唇跟紫缃说:“你先拿着,我让你进来再进来。”

    紫缃笑着称是。

    男人已经在殿里头徘徊,看到她时已经往门口走来:“这么慢?”

    长缨道:“好歹是来‘觐见’王爷,我总不能不顾仪态跑着进来吧。”

    杨肃笑了:“是是是,不能有损沈将军威仪。”

    看她解披风,又伸手来帮忙。

    长缨扬起下巴,倒是乖顺。

    杨肃近来总能从她这里意外得些甜头,忍不住动作也变得温柔,轻轻捏了捏她的小下巴。

    (大家莫忘投月票)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