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29章 陪侯爷闹腾闹腾

第229章 陪侯爷闹腾闹腾

    说完他抻了下身子,接着道:“如今顾家还会出头,杨际估摸着不会那么跟凌渊容易妥协,这次顾家故意拿捏他,就是要低头,他也只会先跟顾家低头。

    “这样就不好了,杨际接下来将会重新被顾家拿捏,这样他们气势不对等,对我不利。

    “所以还是得想办法往火上浇点油,不能让凌渊有机会被杨际哄得气收住了手。”

    凌渊既未下决心站队,那么他不一定会与杨际争个你死我活。

    他不争,那他杨肃岂非少了个好机会?

    想想看这也真是个奇怪的局面,基于皇权的真正威胁是顾家而非东宫,所以他一面需要跟杨际斗,一面还要用他来牵制顾家,不能让他声势落后顾家太多。

    虽然说今日凌渊与杨际双方的事情,可说起来伤脑筋的反而是他。

    想到这里他与秦陆道:“去把我南康卫带回来的东西整理出来,咱们就帮着武宁侯闹腾闹腾。”

    ……

    长缨没管外头风言风语。这两日早出晚归,利用夜里时间把五城兵马司的事做了份备案,把可能出现的阻扰列了进去。

    正准备让人送去给杨肃,谭奕就进来了:“侯爷早朝上把漕运总督府给弹骇了!”

    她抬起的脚就停在门槛上。

    凌渊奉旨在南康卫任钦差时曾多次出营深入民情,甚至还曾前往杭州海湾,因着监督漕船一事,前后几个月更是将漕运司的事情摸透不少。

    他弹骇漕运司自然是有根据的,但同时也出乎她意料之外,因为没想到他这次会直面迎击杨际……

    “那如今什么情况?”她问。

    “听说两方在朝上闹将起来,如今侯爷回府了,宋大人奉旨监查。别的目前还不清楚。”

    长缨听到皇帝把差事交了给宋逞,就猜到朝上大约什么情况了。

    多半是顾廉因着樊信被换掉那事未曾出声相护,东宫又不可能自己站出来领锅,这才令皇帝与凌渊极默契的打了个配合。

    这么看来,杨际这次是注定要落个里外不是人了,顾廉那边损失了个樊信,这次是必定要教教杨际怎么做人的。

    这么想着她便觉得静待后文就成了,把手里文书交了给谭奕:“送到王府,交给王爷。”

    ……

    杨际回到东宫,即沉着气与跟进来的詹事道:“凌渊怎么会拿到那么多罪证?历年手下都不曾清查吗?”

    詹事是顾家门生,闻言回话:“查自然是有查的,但现如今追究这些也无用处,凌渊弹劾漕运司是事实,眼下他拿到了罪证也是事实,以及他连都察院也给一并算进来了更是事实。

    “眼下殿下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他硬杠到底,要么就妥协,把凌渊的怒气给平息下来。”

    杨际寒脸握拳,他自然不可能跟凌家撕破脸,不光是不值得,而且也不明智。

    但要跟凌渊妥协,他又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戏文事件想来多的是人猜出来是他所为,若是这次让凌渊反过来拿捏住了,他还有什么脸面?

    他便是要妥协,也定不会先跟他凌渊妥协。

    他沉吟了会儿,看了眼詹事:“你去趟顾家,就说过两日淮安将有两船丝绸到来,随船而来的还有五万两银票,若世子有空,让他遣个人去接接。”

    詹事回道:“先前世子已经留下话了,说侯爷近日气色不佳,世子需得随侍左右,无暇出府。”

    杨际瞪眼抬眉,咬起牙关。

    ……

    接下来几日各方便皆开始关注三司及宋逞这边的动静。

    凌渊也收到不少消息,宋逞连日坐阵都察院,不光是把他弹本名单上的人全皆传唤进京,又顺便把都察院也给捋了一遍。

    这位文渊阁大学士也是真不怕得罪人,都察院御史们个个已暗地里咬牙切齿,他却还是从上至下照审不误。

    而东宫这边,自那日早朝过后顾廉就以需要奉养病父为名没上过朝。

    据说东宫也派出不少人次前往顾家探望,顾廉都未曾往东宫伸过一腿,这想要给杨际脸色看的意图也是很明显了。

    因利益苟合的关系有利而可合,无利时则分,很是清楚。

    观望了几日就到了月底,离皇帝给出的半月日期也近了。

    荷露提了一竹篮子猫崽儿过来,道:“五只崽满月好些日子了,今儿趁母猫不在,太太让奴婢捉出来,侯爷拿去给姑娘看看。”

    凌渊停下正舞着的长枪,揉了揉毛绒绒五只粉团儿,接过来便更衣出了门。

    长缨没太主动关注朝上的事,因为自有谭奕往返于凌沈两府之间传达消息,她不问也能知晓不少。

    中秋当日周梁与瞳光吉祥回到府了,听完长缨进京之后所遇之事感慨了一遍又一遍,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当初的霍将军就是如今高高在上的晋王杨肃。

    又问及她是否打听到了徐澜?

    自然是没有。长缨眼下既没有功夫去做这些,也觉得没有必要刻意打听,有缘的话自然有机会相见。

    周梁回来了,显然是写去的信他没有收到,长缨便安排黄绩去徽州一趟,最适宜的自然是直接挖到霍家内部的人作眼线,但这个难度比较大,只能看运气。

    歇了两日长缨就带着周梁入了卫所。

    百人团里挑出来的四个头领分别唤作:程春,刘啸,王炳,杜舟。

    长缨除去点了他们出来当百人团的监军,每日操练的同时也监督着所内状况。

    但凡有出任务的机会,也都会算上他们几个。

    除此之外,她得空也会指点几下他们刀枪剑戟,而他们但凡有事皆向少擎禀报,层层下来,堪称井然有序。

    接连这几日都呆在卫所,早出晚归,城里怎么闹腾她都眼不见心不烦。

    这日是吴妈生日,她特意早些回府吃饭,刚进门就遇到凌渊拎着拿布罩着的竹篮过府来了。

    耐不住稀奇,凑上去打量,凌渊把布揭开,里面一窝五只奶萌奶萌的粉团儿便就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眼前!

    “是玉骨头生的吗?”

    长缨激动得都快手抖了,玉骨头是她当初自街头捡回来的小白猫,是狮子猫的种,毛长,鸳鸯眼,捡回来洗干净后竟然很漂亮。

    养了半年,离开凌家时它还没成年,那会儿日日趴在她膝上粘人打呼噜,没想到如今孩子都有了。

    (求月票)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