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25章 我们帮你接风

第225章 我们帮你接风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想半日,他说道。

    总之他是觉得没有必要为着个女人费这么大功夫。

    ……

    沈家这边,傍晚秀秀就回来了,说道:“荣胤刚才把我屋里的人全换了,只留下可儿。”

    长缨看不懂。“他怎么说的?”

    “他要更衣,有丫鬟把衣裳拿错了,他闷不吭声就让人喊来牙婆,把人全换了。”

    长缨愣了下:“那俞氏呢?”

    “被荣璧如气着了,回娘家了。”

    “荣胤也不管管她们?”

    “几乎不管。”

    长缨真是由衷佩服。捉着下巴又寻思,荣胤居然这么喜怒无常么?

    她道:“先走着瞧吧。”

    基于荣胤的强硬,她目前只能搁着观察,反正不这么做也没有用,她目前是真没实力跟他硬杠。

    下晌不去卫所,她理了会儿军务,便又整理了一下日间宫里的事。

    梁绾跟她的描述与杨肃的描述明显有出入,她可以不追究,但不能不想想明白她是个什么路数。

    杨肃是半路当上的晋王,像梁绾这样的人难免会有些优越感,这种事情放在杨肃这里倒不稀奇。

    但这件事显然侧面也说明,王府目前的架构还窄。

    杨肃由于谨慎考虑,任用的大部分都是亲信,这无可厚非,但长远来看,也很容易会阻碍发展格局。

    然而目前也没法改变,只能先如此。

    而后是今日杨际着人盯她的事情,虽然没看出来事关重要,总归不能忽视。

    再有就是姑母,回想起上晌那幕她仍旧心口戳痛,不知道她回府之后又会不会神伤。

    思绪乱飞,总之这是纷纷扰扰的一日。

    东宫里杨际正在听冯素回话。

    “凌夫人帮沈长缨出头?”书房里批着漕运司折子的他撂下笔,“这么说来,凌家的确还是很在乎她。”

    “不但在乎,而且还隐隐有冰释前嫌的迹象。”冯素上前,“奴婢觉得有些纳闷,再怎么说沈长缨也跟凌晏的死有关,哪怕不是亲手所杀,也有间接责任。

    “凌渊肯接纳她还可说是情难自耐,这凌夫人活生生因她守了寡,怎么也会对她态度改观呢?”

    杨际也在凝眉思索。

    片刻他道:“王府这边呢?”

    冯素道:“沈长缨先是跟梁绾以及梁小卿对上,后来晋王为了沈长缨而在保和殿当众跟她赔礼,宴散后晋王立时去了沈家。

    “王府内部什么情形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晋王和沈长缨,没有断,不光没断,私底下还往来密切!

    “奴婢还以为杨肃能有多能耐,原来只是个情种。”

    杨际瞅了他一眼,踱回来坐下,道:“他若只是个情种而已,如何能办成漕粮的差事?”

    冯素失语。

    杨际望着窗外:“最近街头怎么安静下来了?找人写几本戏文,提醒提醒凌家端正下态度。”

    ……

    卫所每个月都会举办一次小规模的演练。

    少擎和黄绩负责挑选的士兵有了眉目,一共四个,首先他们都是募兵,不存在将来长缨调走而他们不能跟着走的情况。

    其次都是没有家累的,纵然还有老父老母,家中也还有兄弟奉养。

    再者是素日在卫所里口碑人品不错,并且善于号召的。

    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是当日百人团里表现突出,而且对长缨呼声较高。

    这个月的演练安排在中秋之前,长缨有意识地唤了他们几个到公事房,任命他们成为百人团的头领,并率领百人团参与本月演练。

    她并没有直言告诉他们要将他们收归麾下,但是从千名战士里被选择出来的荣幸使得四人都热情高涨,接下来几日带领士兵用心操练自不必说。

    到了演练这日,冯家兄弟来了,东阳伯也来了,凌渊和傅容也溜达过来观摩。

    长缨是实打实挣下的这身功绩,比他们公子哥儿出身的得多付出不少心力。

    在南康卫她不但要出当差办案出任务,还要治军操练,眼下掌领一个千户所自然游刃有余。

    百人团当初的表现在座除了东阳伯都是见识过的,今日再展风采,大伙也有了闲心细细琢磨,便全程全神贯注,看完了整场。

    到最后东阳伯作为都指挥使亲自各赏了士兵们十坛酒,接而整个百人团都热闹起来。

    四个头领自然也受到了肯定,散场时围着长缨兴奋地说个不停,还不忘总结疏漏,对长缨的称呼也改了,随着黄绩一道唤起她头儿来。

    长缨的目的本就是让他们在东阳伯他们面前露脸的,对此笑而不语。

    回到营署东阳伯已经先走了,傅容提议:“难得这么齐,索性夜里找个地方聚聚?”

    都说没有问题,凌渊看着长缨:“走吧。”

    长缨依旧不太想参与。

    傅容笑道:“当咱们几个给你接风成不成?”

    长缨笑了下,便使少擎去把黄绩也叫上,骑着赤霞与他们进了城。

    公子哥们自有常去的去处,东城醉仙楼紧挨戏园子,此时过去吃了晚饭再去看两场戏很合适。

    说的无非是卫所里的日常,很顺口地说到了长缨手下百人团今日这表现。

    在座除了少擎和黄绩,都是有正经将衔的,凌渊傅少殷与傅容除了凭借祖荫在中军都督府衙门另有官职,本身也都是三或四品的将军。

    冯少康比长缨级别低,跟少擎一样是正五品将衔,——世家子弟不需她那么拼命,有祖荫的情况下能爬到这样位置已算不错。

    因此杨肃当年以三品昭毅将军去往南康卫,也算是身份不低。

    长缨不光是骁勇,且还擅练兵,是理当成为话题的人物,就算不是少年时的那段交情,也有足够资格与他们为伍。

    她却对这些荣耀不太热衷,她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但她对实际的东西更感兴趣些,比如官职与权势。

    “江北匪情怎么样?”饭后在戏园子里落了座,少康问她南边海患的时候,她顺口也问过来。

    四品将衔虽然不算低了,但如今她仅只是个千户长,官职不够,便是将衔再高她也没法入朝堂。

    不过剿匪捉贼这些晋升已然不合时宜,还得围着朝局打打转。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