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23章 长缨,长缨儿

第223章 长缨,长缨儿

    “长缨——”杨肃拉长音。

    长缨岿然不动。

    杨肃想了下,缓声道:“我跟梁绾确实认识很久,但我对她,就像你对凌渊一样,认识的时间长短于我没有特别意义。

    “梁小卿那边我见完你回去就会发落,梁绾的话,原本我就跟梁凤说得很清楚,我心里装着谁,他心里也跟明镜似的。

    “我从来没跟梁绾有过过份的接触,我知道她对我有什么想法,但我从未给过她机会。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她不是我要的那个人。

    “至于为什么她会在王府,完全是因为她需要顶替梁凤,长缨,这和我对你忠不忠贞是两码事。

    “你也知道,我这个晋王,如今只是看上去风光,而前行路上举步维艰。

    “我身边没有几个谋士,也没有拥趸,没有势力,我所拥有的也就一个王府的人,以及皇上的默许。

    “我需要时刻提防东宫和顾家,还需要放低身段在朝臣们面前温和谦让。

    “我父皇能帮我的十分有限。

    “我需要凭自己的能力跻身朝堂,谢蓬,梁凤,秦陆,他们都是我的至交。这些年,没有他们的帮衬,我也走不了这么顺。

    “当初让梁凤去湖州这个决定做得匆促,他手头还有别的事情在处理,也是因为我的急召而半路撇下到了湖州。

    “我决定回京时间同样也仓促,梁凤是要长期跟随我的,所以他必须得把未处理完的事情办完才能安心随侍我左右。

    “我回梁家时,梁绾正随她叔父南下置办药材在徽州停留,正好缺人手,梁凤就把她带上了。

    “我也早跟梁凤兄妹说过,梁凤回来,梁绾就会立刻回蜀中。”

    说到这里他顿一顿,接着道:“事情就是这样。你该知道,我对你的情份没有那么脆弱。但我还是要给你赔罪,是我御下无方,让你着恼了。

    “梁凤十日后就回来了,呆会儿我会着人送梁绾走。”

    “因为我?”长缨道。

    杨肃默了下,凝眉道:“不全是。”

    梁小卿先前在交代的时候带着义愤填膺的心情,如果梁绾没在后头做过什么动作,那么梁小卿不会那么理直气壮。

    既然梁绾动了心机,不管她针对的是谁,显然都不适合留下。

    但他不需要跟长缨说的太透彻,有些矛盾,不应该被激化。

    将来长缨需要跟王府的人共处,在她真正接触到他身边的人并且有自己的判断之前,他不希望她因梁绾而对梁凤产生一些先入为主的看法。

    杨肃说完屋里就静了下来。

    长缨也没有说话。

    梁小卿虽然让她不痛快,但她也没有让梁小卿痛快,所以这件事情她是真没怎么挂怀。

    她没有幼稚到觉得一个男人需要通过肃清身边所有女人的方式来力证自己的清白的地步,杨肃出色,可以令她动心,自然也可以令别的女人动心,这是常情。

    你总不能去阻止旁人对一个优秀的的人有正常幻想——如果梁绾的心思单纯的话。

    杨肃如今的处境是明摆着的,他如果不是这么艰难,她当初也不会有信心能得到他赏识。

    倘若他没有别的原因,仅仅因为梁小卿那番话就送走梁绾避嫌,她也会觉得他少些理智,毕竟梁绾本身是能够发挥所长的。

    杨肃没说原因,她也不会追问,管理好王府的人,原本就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于她而言,他能有个交代,就够了。

    但梁绾的出现以及梁小卿的话却一定程度上都提醒了她,她为之动心的是个什么样的人,杨肃选择的是条什么样的路,她和他将来会面临什么……

    他的父皇后宫那么多人摆在那里,彼此心里对将来应该都很有数。

    就像她奉劝梁绾的那番话一样,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个瓷器活儿,她做不到看着自己的男人接纳别的女人,便就没必要跳入火坑看着他三宫六院雨露均沾——

    不,别说三宫六院,于她而言,哪怕是半宫半院都是不成的。

    可即便过去的程家小姐以及黄慧琪,乃至眼下梁绾是不成威胁的,将来呢?

    即便他不愿多娶,而时势逼着他不得不纳呢?

    谁也说不好。

    “长缨。”杨肃轻声。

    长缨看了眼他:“我没有生气。”

    她只是有些泄气,在南仓时他说也许未来没有那么糟糕,可以往下试着走走看,她刚迈出第一步,就面临着新的现实的问题。

    她不再理他,转过身来,提起笔来列流水账。

    杨肃知道她心里不痛快,却无计可施。看到桌上纸笔,便也拖过来开始写字。

    天光斜照着埋首中的两人,倒也和谐。

    一会儿一张纸被塞过来,上书着力透纸背的一行字:一生一世一双人。

    长缨笔尖微抖了下,看着这行字,蓦然有些痴。

    她收回目光沾墨,依旧往下落笔,但那笔划终是越写越慢,越写越不成样子。

    杨肃却还把纸直接怼在她眼皮底下,生怕她看不到似的。

    长缨脸色漠然,把它拨开。

    杨肃再怼。

    她凝目。杨肃望着她绯红脸颊,笑着蹲下来,摇着她膝盖唤她:“长缨。”

    长缨被摇得没法儿写字,坚持了会儿索性停笔。

    大约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他,她扭头瞅了他一会儿,就顺手往他鼻尖点了个墨团,接而又再往他左右脸上各画了三道。

    长缨望着他,冲他“滋滋”学了两声鼠叫。

    杨肃道:“喵呜!”

    长缨笑起来,心口像灌入了春风。

    杨肃拉起她的手掌贴到自己脸上:“长缨。长缨儿。”

    长缨轻抚着他的脸庞,仔细端详他,这男人骨相真是极好,眼神深深,睫毛长长,眉宇之间有着一丝憨气。

    她抽出帕子给他擦脸,他乖乖地,一动不动,就像从前她在凌家养的那只常趴在她膝上打盹的猫儿。

    心意不动则已,一动则覆水难收,长缨想,他怎么偏就跟个牛皮糖似的。

    紫缃在门口咳嗽。

    长缨将帕子覆到他脸上,看着他起身背转身去,才唤进。

    紫缃看了眼那位对着墙壁默默擦脸的衿贵的晋王殿下,俯身凑到长缨身边:“荣家请大夫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长缨抬头。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