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19章 她神色怎么样?

第219章 她神色怎么样?

    杨肃在中和殿更衣,谢蓬走进来:“王府的人都已经在保和殿了。”

    挪步到殿里,群臣都已在了。漕粮入仓的顺利完结,令今日的气氛也远比归京当日要热烈。

    除去部分文武官员的攀谈接近,路过的女眷们也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都知太子后宫美人无数,挤不进人了,这位晋王倒是身边干净,又一表人材,让人惊艳得很。

    只不知究竟实力如何?虽是爱慕,暂且也只能观望,免得是个绣花枕头,来日跳了火坑。

    杨肃应酬了一轮,看到种种别有目的的目光,只觉索然寡味。

    倒是怀念起在湖州跟长缨一起替她办庆功宴那回,即便那日他被凌渊那个人渣和徐澜合伙灌醉了酒,也显得那么恣意痛快。

    不由问管速:“她在哪里?”

    佟琪小碎步走进来:“爷!先前梁姑娘在武英殿前跟沈将军说上话了,后来梁小卿又在沈将军面前说话了,沈将军后来就下接撇下她走了!

    “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些什么?”

    杨肃手顿下:“那她神色怎么样?”

    佟琪道:“属下看不出来!”

    杨肃紧走两步,停下又问:“她去武英殿做什么?”

    “属下不知。不过荣胤与东阳伯都在武英殿喝茶,还有太医院的太医。”

    ……

    长缨离开了梁小卿,立在园子这边的爬墙虎下,低头玩了好一阵腰上挂着的药玉,直到听到武英殿那边动静才转过身来。

    武英殿那边已经有人走出来,太监与护卫们陆续走前,紧接着又有吱呀门响,人都往右翼门方向去了。长缨神色如常地望着对过方向,等着官服于身的荣胤自人流里出现,而后便走上前。

    荣胤跟东阳伯他们分道而行,见她至跟前,垂眼望着她,停下来。

    “大将军贵体不适?”长缨不动声色望着他身后反方向离去的东阳伯与太医。

    荣胤目光深深,未置可否。

    长缨拂了拂袍袖,省去寒暄,直接道:“记得上回大将军给我开出了条件,不知道若我愿意辞官,大将军是否就真的肯把秀秀还给我?”

    荣胤闻言,微抻身,敛下眉眼。

    长缨进而道:“哪怕秀秀有了身孕你也肯让她跟我走么?”

    荣胤目光落到她肩膀豹纹上:“沈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近来的作为,难道不是有目的的么?”长缨道,“既然将军开出了条件,一面私下里又动作频频,那么我想知道,大将军最终是会放人还是不会放人?”

    荣胤垂眼未语。

    长缨却在等待他的回答。

    半晌,他终于道:“是她跟你说不想再留在荣家?”

    “她当然不会。”长缨敛色,“她不是食言之人。当初是她自己求上你的,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过河拆桥的事?

    “只是我受了她的大恩,恰好又不甘心看她受苦,所以才想请大将军通融罢了。”

    长缨不打算再跟他争论,她也争不过他。理论上说她没有立场让他放人,因为当初本就是他和秀秀你情我愿的事。

    只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秀秀呆在火坑里出不来。

    既然秀秀也有这个意思,而她又做不到辞官,那她就只能放下身段试试。

    “我若不通融呢?”荣胤道。

    长缨顿了下,随后就拱手深揖了下去:“那我就只能拜托大将军善待她了。

    “秀秀自小失怙,从小到大寄人篱下,难得的还有一片至诚待人。

    “她原也有寻常少女对婚后生活郎情妾意的向往,是因为我而断送了前程。

    “大将军执意不放,我无法强抢,只能祈求你不要让她活得那么憋屈。”

    如果秀秀只是遇到了纯粹的不公平,她自可手起刀落替她筹谋摆平。

    但这种事情,又如何能理得那么清晰明了?

    莫说荣胤不放人在情在理,就算是他真虐待她冷落她,长缨就凭这去抢人也理亏,毕竟当年他答应她的事情是做到了的。

    “荣叔。”

    正僵持着,面前又有人来,称呼的这人一张脸俊美异常,是穿着世子服的傅容,同行的还有冯少康。

    两人唤完荣胤之后,均开始打量今日女将礼服出行的长缨:“铃铛这是怎么了?”

    荣胤望着她,准备抬步。

    长缨道:“荣胤!”

    荣胤止步,半晌负手看回她:“她生是我荣胤的人,死是我荣胤的鬼,要怎么对她,你无权过问。”

    他凉凉收回目光,跨门远去。

    长缨攥拳,眉头锁得生紧。

    傅容道:“傻姑娘,荣叔当初不就是因为喜欢秀秀才接她回府的么?你一回来就要拆散他们,他岂能对你客气?”

    长缨转身:“世子觉得他那是喜欢么?”

    她从前称傅容为傅大哥。

    傅家家世同样无可挑剔,祖上行武,也出过文官。傅容从小就受祖父母与父母疼爱,真可谓娇生惯养。

    性格也是凌渊他们这帮人里最为温和的一个,只是为被惯得格外挑剔,寻常人要入他的眼也难。

    原本她也是敬着他的,但他们这些人,居然都把荣胤对待秀秀的这种行为轻描淡写地认为是“喜欢”?

    “完了,惹毛了这小老虎,咱们也要落不是了。”少康笑起来,又敛色道:“走吧,回殿里吃茶。”

    长缨不想跟他们一起:“你们去吧。”

    “你不走,难不成还真想去荣家抢人?”少康道。

    “为什么不能?”长缨道,“他若再放任俞氏伤人,我迟早得拆了他家!”

    少康与傅容对视,笑道:“沈将军要发威了。”

    长缨心里烦躁,行了个礼想走。

    冯少康却冲她使了个眼色。

    长缨顺着他眼神指引看向他后方,只见影壁后藏着个小太监正探头探脑。

    她顿了下,立时看回他们。

    傅容道:“好心好意过来提醒你,倒还落了你一身埋怨。”说罢他又道:“是东宫的人,不知道跟了你多久了,方才你跟荣叔说话他就在。

    “我们刚刚才听说,这次让你和晋王身边的人都来参加宫宴,是杨际提议的。”

    杨际?

    长缨倏然再往那太监看去,已经看不到人影。

    “别看了。”少康催她,“走吧。”

    长缨不知道杨际把她和晋王府的人召进宫来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想了下自然没有再留下来的道理,便跟着一道走了。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