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218章 没事儿别招我

第218章 没事儿别招我

    梁绾道:“当日王爷回京回得仓促,我哥哥当时去湖州也是去得匆忙,因还有别的事情未处理完,所以就把正好在霍家的我一道带上了。现如今,我哥哥已经离京。”

    长缨恍然。

    杨肃已经是奉旨留京的晋王,按理他完全可以享受太医请脉问诊的待遇。

    但是宫里的太医——

    长缨想起四年前给她看病的太医居然隐瞒了伤情,可见宫里太医也不靠谱,那么谨慎的杨肃把梁凤留在身边也算是合情合理。

    不过她说她在霍家……

    长缨目光又落回梁绾脸上。

    “梁姑娘跟霍家很熟?”

    梁绾望着她,樱唇弯起:“我很小就认识王爷。”

    长缨愣住。

    “将军是四年前遇见王爷的吧?”梁绾也铺了帕子在隔壁石墩上坐下来,“其实我比将军还早三年。

    “当然最先是我二哥认识他,我小时候常跟着二哥在霍家小住。

    “对了,他四年前眼睛着了暗算那次,就是我二哥带着我帮他医治好的。

    “我和哥哥接到佟琪传来的消息,在半道上看到他们,他整个人失魂落魄,不说话,也不肯开门见人,让人心疼得不像话。”

    说到这里她轻轻侧首,道:“当时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为了一去而不知影踪的将军您。”

    长缨没有说话。

    梁绾看了她一会儿,收回目光:“好在病好之后他就很快恢复了。他在东宁卫当差的时候,隔三差五就到梁家来。

    “他喜欢吃我母亲做的卤牛肉,经常跟我二哥就着家里的腊味下酒,经常使唤我帮他们干这干那。

    “那会儿我们都还不知道他是皇子,我就觉得他跟寻常的世家少年没有什么两样,很张扬很不羁,甚至很淘气,经常带着手下士兵偷偷去打架,可是他又那么不同……”

    说到这里她戛然止住,目光转向长缨:“将军当年离开他,其实是有苦衷吧?王爷是个至善至美之人,若无苦衷,想来将军不会心无挂碍地离开。”

    长缨眯眼望着前方,并没有答话。

    梁绾等不到回应,望着前面紫藤,又道:“盘龙镇上住着的那天夜里,你走之后王爷整宿没睡。我从来没见他为谁这样屡次三番的伤神。

    “将军真的很幸运。

    “想想当初你若为他留在湖州,跟他一起回京,得到的会比现如今要多得多,将军当初,真是失策了。”

    长缨听完,笑了下。

    “姑娘,管侍卫在找咱们。”

    丫鬟走过来,轻声催着梁绾。

    梁绾站起来:“我先回殿,将军要不要一起?王爷定然也很想见到你。”

    “梁姑娘先走。”长缨微笑。

    梁绾点点头,转了身。

    长缨望着她背影,思索着收回目光。

    “好看吧?”

    身边又有人说话。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梁小卿停在她身边,冲远去的人影扬着下巴:“她就是世上最可爱最美丽最温柔最聪明的那个人。”

    长缨收眼看她。

    梁小卿轻哂:“我知道你文韬武略,但你文武皆未必天下第一。

    “梁绾就不同了,她除了美丽聪慧,医术也是天下所有女医里最出色的。沈长缨,你比不上她!”

    她的脸上带着傲慢与微笑,还有毫不掩饰的魔鬼般的恶意。

    “梁绾七年前就认识王爷了,后来王爷在东宁卫那几年,身上带的药,都是她调配的。从前写军报的时候,他还经常让她帮着磨墨。

    “梁绾那么出色,她还跟王爷有着七年的交情,沈长缨,你有吗?”

    长缨没言语。

    “我早就说过,王爷于你就是道义。你不要他,他自然没有追着你不放的理由。你说呢?”梁小卿道。

    她背着手往下说:“梁家虽然不做官,但家底可不弱,梁绾的父亲,昔年曾为皇太后医治过顽疾,也曾是皇上南巡时的座上宾。

    “梁绾性子温和,会处处迁就王爷。王爷高高在上,是那云巅龙凤,怎么可能甘于低声下气对别人?

    “沈长缨,王爷不是非你不可的,没有你,他还有千千万万的选择。而且你性子太刚,根本就不适合他,梁绾才适合。

    “梁绾心胸宽广,她知道王爷也喜欢你,但她一点也不介意。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长缨望了她半晌,说道:“杨肃喜欢她么?”

    梁小卿顿了下:“当然。”

    长缨笑起来:“既然这么有信心,那又何必处心积虑来激我?”

    梁小卿愣住。

    “这么样激我,难道不是在害怕我有朝一日杀回马枪么?”

    长缨轻扯着唇角:“可惜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去‘适合’他。我站在什么位置看他,由我决定,不是你们。

    “既然心胸宽广,又何必八字没一撇就开始防这个防那个,跟我细数跟他的交情?

    “将来真成了亲,不还得时刻带着对大灯笼挂身上防着他三宫六院?”

    梁小卿无言以对。

    长缨望着她渐凝滞的脸色,又敛色道:“倘若是梁绾让你来的,那你转告她,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

    “这条路谁都知道不好走,得靠防备着男人来保证自己的地位有些愚蠢。

    “想走这条路,要么就接受他雨露均沾,要么就凭本事让他付出绝对忠诚。

    “既然怕我回头,又为什么不给自己留点退路?

    “我这人心狠手辣,能狠得下心当白眼狼,狠得下心抛弃杨肃,对旁人自然更不会心慈手软。

    “我若是看谁不顺眼,说不定哪天就是豁出去也要给自己出口气,你信不信?”

    梁小卿噎住。

    “记住,没事儿别招我。”

    长缨伸手压扶着她头顶,起身睥睨她两眼,缓步走远。

    武英殿内正负手走出来的荣胤与同行的太医及东阳伯刚好望见这一幕,看着被按趴了身子的梁小卿匍伏在下如同俯首称臣,再望着远处那袭绯红绣金的耀眼礼服,皆停步站在门廊下。

    那远去的背影分明纤细,但又透着不容任何人冒犯的威严。

    “那位是?”太医疑惑。

    “明威将军,沈长缨。”

    荣胤出声,缓缓道。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