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199章 是他!

第199章 是他!

    长缨以为就算不成功,至少能和他身边的人见上一面。这是压根连让她挨个边都不想让她挨?

    不过事已至此她也不能强闯,看看天色也不早,好在她还有下一步棋。

    回到府里先把那撂册子重新仔细收起来,然后且往卫所里去。

    黄绩那边还没有动静,不知道会怎样?

    午夜的宫城宛如沉睡中的巨兽。

    杨际本就没睡安稳,蓦然间听到脚步声,他就睁开了眼。

    “殿下!京畿六大卫所不知何事,突然赶早就行动起来,养心殿那边皇上似乎也起来了!”

    杨际意识瞬时清醒,他掀帐坐起来,扰醒了身旁的美人,他扭头看一眼,趿鞋到了外殿。

    “确定不是还没歇,而是起来了?”他问。

    早朝三日一轮,今日不是早朝的日子,此刻不过丑时,没道理会这么早。

    “确定!”冯素道,“皇上昨夜里也歇得早,两刻钟前起来的。”

    “殿下!”正说到这里,殿外有侍卫由太监引着进来,“凌渊,傅容,还有冯少殷等六名勋贵武将方才皆着盔甲出城了,还有包括沈长缨在内的十几名卫所将军!他们的去向皆是各自所属卫所!”

    杨际未及说话,门外又来人了:“殿下!东亭侯世子求见!”

    杨际看看漏刻,刚交寅正,他道:“传!”

    刚把衣带穿着完整,顾廉已经来了,见面即问:“乾清宫想干什么?我听说之前把十王府的宫人给换了。方才又大批武将出城,总不至于是有之国的皇子要回来?”

    杨际沉吟:“之国的皇子也不至于突然间回来!就是回来也动用不到朝廷军队连夜护驾。”

    “殿下!”

    冯素再进来时,脸色已经有些发白:“六个卫所同时派出精兵数千,沿着驿道往南城门外驿道方向去了!合起来人数有五千人之多!

    “同时傅容还奉旨带了两千人马,直接进城来了,如今正往皇宫进发!”

    杨际与顾廉闻言同时站了起来!

    “还有,”冯素气喘嘘嘘,“乾清宫那边已经在传旨召百官入宫!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冯素话音落下,震耳的鼓声及钟声便接连响了起来。

    杨际旋即出宫,登至至高处往下望,只见四处灯火通明,兵甲声不绝于耳。

    “皇上有旨!宣太子入乾清宫!”

    杨际怀揣着心头巨涌回头,面前已站着高举着圣旨大步而来的乾清宫太监一行。

    ……

    精兵前往的去处果然是盘龙镇。

    寅正前一刻长缨率兵随队伍到了才离开未久的客栈前,镇上所有人都已经被先到的将士清理过,整条街上现如今只听得见马蹄声与脚步声。

    客栈掌柜的还在,但与伙计白着脸跪迎在门阶下,完全已不同昨夜笑眯眯迎客的样子。

    长缨经过昨夜失败,更是不愿意在接下来的筹谋中落下疏忽,她一鼓作气把重心放在百名弓驽团上。

    黄绩正好到来把城里情况禀报了:“顾廉半个时辰前匆匆进宫!随后宫里一系列举动,我出来时他也没出宫,定然是察觉不对去寻杨际无疑了!”

    长缨算了算时间,猜想东宫就是尚不知情,要不了多久也会知情了,便先打发了他回去。

    等侯了两刻钟的样子,太监抱着圣旨出来了,随后是侍卫,再然后是几个着锦衣的,人多起来,长缨远远站着,已经看不清他们面目。

    凌渊与少殷他们这些主将站得近,而他又是在场爵位最高的武将,看到人出来他即引领众人与礼部尚书等几位文官迎上了前方。

    太监侍卫站定两排后门庭变得肃静。

    稍顷,这肃静里又有了脚步声与衣袂声,凌渊扶剑而立,望着自店堂之内走出来的那这穿着王服的高挺身影,至今仍觉得皇帝这步棋走得太让人措手不及。

    昔年永和宫陈淑妃的腹中胎儿,并没有成为死胎,而是顺顺利利来到了这世上,而且还让皇帝瞒天过海在宫外养大了到了现在,这多让人不可思议。

    但偏偏这就是真的。

    这须臾间,面前朱衣一闪,杨肃已经到了跟前。

    凌渊俯身先行参见,而后抬头,对上这张脸,他全身上下忽如雷击,难以自抑地后退了半步!……

    杨肃目光落在他脸上,静静停留了一瞬,而后抬步登上王辇。

    长缨级别不够,只能远远地望着那朱衣王爷登辇入内。

    想起昨夜里她求见未果,如今这人近在咫尺,也不能有更多动作,遗憾自然是有的,郁闷也是有的,但与心头豪情相比,已不算什么。

    号角声响过之后,队伍启程。

    王驾所经之处,无不引人驻足。

    人群里有人看到杨肃面容,旋即也露出震惊之色,随后擦眼再看了看,立时撤身走了。

    ……

    乾清宫里此时气氛就完全不如外头轻松了。

    宋逞已经宣读了五皇子杨肃归朝的诏书。

    在朝从五品以上官员除差事在身外全部到齐,诏书宣布完毕,除去事先已经被授命的部分大臣,举朝皆惊!

    朝中皇储原本就是太子杨际一家独大,其余几个虽然成年但也被压制得残的残,弱的弱,无人可与有顾家拥护的杨际抗衡。

    这当口突然又请回个五皇子,怎么能不让人震惊?

    杨际在经历过最初的震惊之后出声道:“昔年陈淑妃腹中胎儿并未降生,当时宫中都有载录,时隔二十一年,突然冒出来个五皇子杨肃,父皇此举让人如何心服?

    “且他还是养在宫外,又如何能证明他血统无疑?”

    “谁说淑妃生产时孩子没有降生?”皇帝睨过来,“东阳伯手里有太医院及国史均有档案记载,五皇子出生时的手足拓印与每年生辰的手足拓印皆在其中。

    “该有的东西现如今都持在东阳伯手上,你还有什么异议?”

    皇帝话音刚落,那边厢怒眼横眉的东阳伯即拿出厚厚几本史册大步走到殿中,环视起了众人。

    满殿立时鸦雀无声。

    首先,乍听之下他们疑惑当然是会有的,可是这皇子是皇帝自己领回来的,难不成他还会为了跟儿子争个权,再弄个赝品回来混淆血统拿江山儿戏不成?

    除非他疯了!

    再者,宫里档案皆专门官吏掌管,这做不得假。

    太医院与内宫监共同掌管着后宫册簿,他们的记载必须是连续而连贯的,也难以作假。

    这就等于铁证如山了,还让他们怎么质疑?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