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186章 你随我进京吧

第186章 你随我进京吧

    “有京师消息么?”他随手拿起两份文书来。

    “京师有大消息!”话音落下,谢蓬就拿着几封信自外头快步进来:“皇上来密旨了!”

    霍溶抬起头来。

    谢蓬停在门槛下,气息还不是很平:“宋逞突然告假离京,复通海运的事等于搁浅,顾廉五日前早朝上突然自行提出复通海运,并且还请奏要五军都督府抽调将士前往护航抗倭!

    “皇上以饷粮不足为由驳斥,但顾廉穷追不舍,仿佛咬住人裤腿的疯狗,已经没有撒嘴的意思!

    “他们这是看宋逞半路撤了,不甘心,想再拽宋逞入泥坑,而后把五军营将士一起拖入泥坑里赔上。

    “出了事,到时候必定是宋逞背锅!”

    谢蓬将信纸呈上去,快速道:“皇上让你尽快预备回京!——你先看看!”

    霍溶看完,支桌站了起来。

    ……

    长缨在宋家用过午饭即回来了。

    少擎他们一看她脸色就知她此番颇顺。

    虽然不知她究竟结交宋逞有什么用意,但任务再次达成,总归是好事。

    回房后紫缃进来,说道:“秀秀也来信了,说是给咱们物色的宅子已经看好了,位置在顺天府学那边的桂花胡同。

    “同街有一半都是京师的官吏,说是姑娘知道的。目前只给了定金,等姑娘介时亲自看过再付银款。”

    上个月凌渊说要调她去吉山卫,长缨琢磨后便做好了打算,让秀秀那边先帮着打点,万一不行回去也不至于临时寻宅子。

    但目前凌渊并没有再催促,长缨也决定暂且装个傻。

    虽说是早就作好了回去面对的准备,心里头又岂能当真那般坦然?全无痕迹般地面对故人故土,真是做不到。

    这些事情便交给紫缃打理,接下来两日,她仍按时在卫所里当差。

    码头已经不需要她日日过来监督,由于新增了将领接替徐澜和苏馨容,人手也够了,也没有什么夭蛾子,长缨通常两三日来一回。

    下晌去了趟船坞,看着天光还早,就找了惯常呆着的河岸树荫乘凉。

    此值盛夏,江面上船只来来往往,码头也多有经停载着官眷的大船,江对面有孩童们在河滩上奔跑嬉戏,斜阳照着他们自制的略显粗糙的纸鸢,风里有草木香,是惬意的江南夏景。

    “长缨。”正眯眼神游着,身旁有人来,霍溶扶剑站在她面前。

    近来他们并不常见面,即便是见了面也跟之前那些糟心事有关。

    半躺着的长缨坐些,点了点头:“你来了。”

    霍溶在她身旁草地上坐下来:“宋家那边的事情办妥了么?”

    宋逞最终打消了跟顾家杠的念头,是好事,朝中敢与跟顾家和东宫作对的大臣已经不多了,何况宋逞背后还有宋家这种有底蕴的世族。

    长缨前阵子做的事情皆是为了让宋逞收手,她做到了,他暗里也庆幸,宋逞还在朝中,如此,来日他回到京师,便还可以争取得到他的支持。

    “妥了,”长缨道,“听说老夫人寿日过后就会回京。”

    南风吹得人慵懒,连声音都比平时缓慢。

    霍溶折了面前一根草尖,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确定要听从凌渊的去吉山卫吗?”

    长缨望着江面:“这倒还不确定。吉山卫是冯家麾下的屯营,我若去了,东阳伯可能会有些为难。

    “不过就算不去吉山卫,回头我也会寻谭将军帮我调去京师,——说不准什么时候走,时机合适,说不准说走就走了。”

    少擎的父亲跟凌晏是结拜兄弟,跟旁人不同,对于凌晏的死,他必然是十分痛心的,也不可能会像凌渊这样容易相信她。

    尽管凌渊把她安顿在那里,她也在琢磨,回京是要回京的,但能够不给他们造成不便是最好的。

    而这个忙,谭绍也可以帮到她。

    算起来该办的事情都办了,职级升了,宋逞这里也已经让他欠了自己人情,只待回京之后再见机深交。

    余下只剩半年,运气好的话可以再立点功,但要想短期内立大功也许不太可能,她从前世过来,对未来事情心里有数的。

    所以,时间看起来已经不那么紧迫了。

    “你呢?”长缨问,“你有什么打算?”

    他是替皇帝在这里出任务,想来也不会在南康卫呆太久。

    堤下传来纤夫的号子,码头的喧闹隔着一两里的距离传过来,反而衬得树荫下更安静了。

    霍溶没有回答,反倒是扬起下巴,指指不远处:“还记得那你在这里撞到我,让我帮你盯商船吗?”

    长缨记得。也不过三四个月的事情,怎么会不记得。她扬唇道:“你当时还对我冷冰冰。”心里把她当成了“始乱终弃”的坏女人。

    霍溶也笑:“以后不会了。”

    长缨靠抵着树干,抱着膝盖,没有做声。

    所有的“以后”她都没法想象,近来虽然该作的事情都还在继续,但等她离开后,她会做回沈璎,这个名义上的他的丈夫,会变成她的“前夫”。

    她跟身边这个人,在将来某时某地重遇,也只能遵巡身份客套而有礼的面见。

    她忽然间想起有些抓心的片段,他不顾一切地闯到凌家把她带出来,他无惧无畏地当着所有人的面站出来声称是她的丈夫,他说他要与她生同衾死同穴……

    很多时候也不是没受触动,可到底她是没福气的人。

    他出现的太不是时候,如果再晚个几年或十来年,她心愿已了,而那个时候还能活着遇见他,说不定结局要好得多。

    “我也快走了。”霍溶道,“我这边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樊信已经调离,如今漕运司的走向已经在掌控之中,剩下也没有我什么事情了。”

    “是么。”长缨喃喃地。知道他会走,却没有料到这么快。“接下来要去哪儿?几时走?”

    “短则十日,长则半月。”霍溶看过来,“很大可能我也会进京,你也知道,朝局乱成这样,而皇上又时有差遣……

    “长缨,”他顿了下,抬起来的眼里忽然充满了恳切,“如果你不想去吉山卫,那么,跟我走吧?”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