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144章 你自求多福吧

第144章 你自求多福吧

    “你对凌家的事情什么都不清楚,你凭什么申张正义!”徐澜厉声道,“人家武宁侯都没去问责,她有没有害死谁,她做过什么,跟你相关吗!

    “她若有罪,难道不是应该朝廷王法去判决她?就算她犯过错,古人还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她隐瞒身份又妨碍到你什么了?!”

    “是跟我无关,但你不能说我揭露她就是我的错!”

    她也受够了,在他面前委屈求全那么多年。“什么时候指责一个杀人凶手也成了有罪了?我知道凌渊和霍溶就等着查到我头上呢,无所谓!大不了我不做这个将军了,我回去!”

    “这不是你个人的事情!皇上派武宁侯过来是来应付漕运司那帮人的,倘若你之前得了逞,逼得侯爷无路可走,那么他要么继续跟长缨寻仇,要么则不管不顾的包庇!

    “他若包庇她,便很可能会成为漕运司的人拿来反制他的理由!他这个钦差变得被动了,到时南康卫还怎么当差?!这是你撂挑子不干就能解决的事情吗?!”

    苏馨容心头发凛,她没想这么多。“那他可以选择寻仇!逼走沈长缨!”

    “这功绩官职都是她自己挣下来的,她凭什么走?!再说她走了,这后患就不存在了吗?!”

    徐澜因为伤在肋骨,怒斥到这里,已经忍不住捂胸咳嗽起来。

    苏馨容有些慌张,她想伸手扶他,被他一巴掌甩开,后退了两步。

    她眼眶发热,咬起下唇,蓦然想到了刘蔚。

    凌渊对沈长缨出手的消息是她透露给刘蔚的,是因为她急于想知道沈长缨的秘密。

    徐澜说这件事影响到的是凌渊,那么足见是刘蔚蓄意在背后推波助澜。

    而刘蔚是太子那系的人,他会做什么,不管他做什么,都决不会是有利于南康卫的事情!

    这样的话,的确就不只是她之前想过大不了回苏家去能解决的了,她终于也明白先前凌渊何以会几次怒视于她,这么看来,很有可能整个苏家都要被她拖累进来了!

    “你等着侯府的人上门吧,”徐澜勉强平息住喘息,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冰冷,“你身为南康卫的将军,却听信外间谗言扰乱军纪,意图干扰钦差行政,会付出代价的。

    “我只希望你不是跟漕运司的人私下勾结,否则,你就自求多福!”

    “徐澜!”

    徐澜撇下她,捂住伤处缓步往外走了。

    苏馨容踉跄两步,脸色已经变得雪青。

    长缨在徐澜离开之后走进门来,一眼望见苏馨容抱着膝盖靠墙蹲着,将泪未泪,失魂落魄。

    她大步过去,停在她面前。

    “沈长缨?”苏馨容倏然间将背直起,怒恨地盯着面前人,“你怎么进来的!”

    苏家下人不可能让她轻易能进来。

    “都这个时候了,你觉得我要进来还会有人敢拦我吗?”长缨冷声道,“没功夫跟你闲扯,对你的败相也没兴趣落井下石,我过来只有一件事,你从哪里知道凌家这么多事情?昨夜里是谁把消息传给你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苏馨容站起来,瞪着通红的眼怒声道,“你是个杀人凶手,我比你双手干净,但如今你们却合起伙来对付我!”

    “比我干净?!”长缨冷笑,“要我把黄慧祺抓过来,让你们狗咬狗,咬出这些年你们私下里干的勾当么?!

    “你跟我同僚两年有余,自你进来时起就看我百般不顺眼,我哪次搭理过你?你倒是有脸说手脚比我干净!”

    苏馨容怔住。

    她咬紧下唇,咬着咬着眼泪就出来了,擦了两把,也没止住。

    她是败军之将,也无话可以反驳。

    但她是有理由委屈的,她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码头上的事情,也不是她能预料到的。

    她固然也猜测过刘蔚会怎么做,但她没有想到凌渊会包庇沈长缨,更没有想到霍溶竟然能拿出一张四年前的按下过沈长缨手指印的婚书!

    连她自己都觉得凌家不会悄寂无声地把沈璎给许配掉,旁人又怎么可能会怀疑?

    但刘蔚若无把握,他是不敢在码头放出消息来的。

    “你总是太自信,觉得自己能够审时度势,看准契机。但往往你又永远只看得到眼前的,最终连被人当了枪使还觉得自己无辜,是全天下人有错!是世人都瞎了眼在帮我!却不曾想想你肩头还扛着什么责任!”

    长缨凝紧的眉头下闪烁着利光,逼近半步:“废话我就不说了,我问你,那个人可是刘蔚?”

    苏馨容牙齿用了点力,嘴里有了些腥甜。

    ……长缨出了苏家,门外站了一站。

    今日参与事件的三个人里,她是最为无足轻重的,重要的是凌渊和霍溶。

    凌家和霍家后来的灾难她相信不会是无缘无故,凌渊因为她而缚手缚脚,霍溶则因为她而把自己给套牢,而这两个人,无论哪个受影响,最后被影响的都是皇帝。

    在皇帝与太子顾家夺权的道路上,她和他们的方向是一致的。

    就凭这点,盗料案的结果,无论如何都得有点变化了!

    霍溶出了凌家还在回想凌渊最后的探问,他唇角微勾,进房解了衣袍。

    他跟凌渊不可能走到无话不谈的那步,虽然某些事上可以互通有无,但基于男人的立场,他们之间还梗着最大的冲突。

    所以最后他给出的回答是让他自己去查,他相信,也期待这位武宁侯能查到他想要的答案。

    管速来报告码头新换的一批服役的船工到位,佟琪又过来问日后跟沈家两府如何走动方好?

    婚书公开了,夫妻关系已存在,按理是想怎么样都可以,但显然两人又还没有走到那一步,她满心眼里还当他这是权宜之计,他也不能操之过急。

    饭没吃完码头又来人了,除了送文书,还顺带说到钱韫答应的十日时间,明日就到。

    正想去码头看看,管速说:“少夫人来了。”

    一屋子人立时躬身迎出门外,从里到外分两排站着。

    长缨刚跨进院门,便如同进了王公府邸,气氛慎重肃穆得不要不要的。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