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143章 徐将军凭什么质问我?

第143章 徐将军凭什么质问我?

    “你的意思是,她当年的创伤是人为所致?”凌渊瞬间找到关键,“佃户是什么人?”

    “不清楚。”霍溶收了婚书,抬头看过去,“前阵子我派了人去通州查过,但她说的那佃户已经找不到了。

    “这跟我预想的结果一样。

    “可是毕竟我没有实地去过,当时除了大病初醒的她之外,也只有你算是最有力的见证人。

    “所以我以为,比起纠结她的归属,或者想要针对我,眼下的你更应该立刻遣人回去,或者亲自回去调查这件事情。

    “不管怎么说,武宁侯的势力和实力都大有用武之地。我觉得,这些人不曾杀她,却只是让她失忆,一定不是偶然的事情。”

    凌渊凝眉沉思。“你认为是什么事情?”

    “目前已知有关联的事情是钱家。但是她告诉我,她回到京师之后,又无故昏迷过一次,而那个时间,恰恰好是令尊遇难之前的那一日。”

    凌渊默然,半晌道:“那是初七。她跟着家父家母去兵部侍郎家做客。”说完他看过来:“你的意思是,她的昏迷,也跟家父的事情有关?”

    “我不敢肯定,但她失忆的缘因委实蹊跷。”霍溶道,“查出这段往事,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目前看来很可能事关我们三方。

    “我想知道既然她昏迷在佃户家,那当初去给钱家送信的人又是谁?而她失去了那半个月的记忆,她也需要找回来到底是谁干的。

    “至于侯爷你,她从通州回到京师后的那几次昏迷,导致她持续了多年的头痛眩晕之症,而这几次事件又距离令尊出事的时间那么相近,我以为,这里头也有着某种联系。”

    凌渊虚望着前方,扶着杯的手指无意识地攥动了几下,最后停在杯沿。

    屋里的空气像是凝滞住,让人隐隐透不过气来。身旁窗下悬着的铃铛在不时地发出一两声脆响,如同小姑娘压抑着的呜咽。

    “你是谁?”沉默的最后,他问。

    ……

    凌渊走后长缨又坐了一阵才出来,吴妈他们先前均是站在门外的,看模样是都听到了,神色都有程度不同的不自然。

    不过都没说什么,进屋收拾的收拾,传饭的传饭,安静得很。

    长缨胡乱吃了些东西,又整理了一下手头事,少擎回来了,说及凌渊正派人声势浩荡地接连传讯所有传过谣的将士,谭绍方才又发布了命令悬赏通告,整个卫所如今都是躁动的。

    长缨琢磨着,又问:“码头那边呢?”

    “有小部分人在传,看模样还是昨夜里传谣的那一帮,目前还没有新的消息。”

    没有消息不等于就是好消息。

    卫所里尚且有谭绍他们压住,码头那边又如何是好?

    自然,她也不是漕运司的人,不受他们约束,就是当面议论她,她也不会在乎。

    可河道直通京杭,消息到了码头,便也很可能会传去京师——

    说着话的时候谭姝音来了,她提起精神准备解释。

    谭姝音压着她手背什么也不让她说,反倒劝着她喝起她带过来的参鸡汤。

    “你看看你这小身板,要不是武功好,苏馨容都能徒手把你干倒,多吃点!回头才有力气剥她的皮!”

    长缨听完便知什么都不必解释了。

    但苏馨容这里好办,关键是她这消息渠道究竟哪来的?

    想到这里她把汤喝了:“你坐,我先出去一趟。”

    苏馨容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会一败涂地。

    她带着绝对的信心去到卫所,以为沈长缨这次一定是逃不掉的,要知道她害死的可是凌渊的父亲啊!

    他堂堂武宁侯,怎么可能会包庇自己的杀父仇人?

    就算他那番托辞是真的好了,就算他真对沈长缨有什么想法,又怎么可能会敌得过仇恨呢?

    可结局彻底出乎了她的意料。

    这当中一定还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而刘蔚没有告诉她!

    可是当年凌家对沈璎的绝情又是摆在那里的,凌渊这次一来也的确对她动了手,到那儿还是正常的,又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对了,定然是那日沈璎在凌家发生过什么,自从霍溶闯到凌家把沈长缨接出来之后,翌日凌渊还让她引路去了码头,后来还留她在屋里说话,也就是那时她才上前跟刘蔚搭的话!

    那究竟又是发生了什么,使得凌渊改变了态度?

    “徐将军!徐将军——”

    正坐在窗下干等着凌渊的人上门的时候,院门口丫鬟的慌张的声音已经先传了进来。

    她也生出了一股慌张,站起身,只见本该在养伤的徐澜正不顾伤势阔步自外面走进来。

    他在庑廊下看到了她,寒冰般的目光立时锁定在她身上。

    苏馨容反复攥了几下拳,走出门去,扯了个笑容:“澜哥哥怎么来了?”

    又睨向丫鬟:“还不去备茶?”

    “谁告诉你的那些?”徐澜垂眼盯着她。

    苏馨容敛了色,没吭声。

    “长缨究竟妨碍了你什么?你要下手这么毒?!”

    “我下手毒?”苏馨容神情瞬间崩塌。

    她笑了一下:“你一来就质问我毒,看来你这也是早就知道她是谁了。她也许什么都没有妨碍我,可我说的难道不都是事实吗?

    “我只是傻在没想到居然你们这么多人都帮着她说话!不过她跟霍溶婚书都有了,你还替她来质问我,你图什么?”

    徐澜神情顿显晦黯。

    但很快他又斥道:“你从哪里听来这些的?你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说到底,还不是她自己多行不义招来的报应?”苏馨容冷笑。“倘若她当年不做那些事,怎么会受到侯爷针对?侯爷不针对她,我怎么会起疑心?

    “既起了疑心,再顺藤摸瓜岂非容易?

    “你不觉得可笑的是你们吗?一个个帮着一个白眼狼说话,还对我这个揭破她真面目的穷追不舍!

    “我做错了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没有帮着你们一道掩护她包庇她吗?!”

    她承认她是讨厌沈长缨,她讨厌因为她的存在而让徐澜永远都看不到她,也讨厌她毫无背景却能跟优渥出身的她平起平坐,得到那么多的拥趸。

    可是如果不是她沈长缨自己做错事,她哪里来的机会将她逼出原形?

    反过来倒是她错了么!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