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134章 她就是沈璎!!

第134章 她就是沈璎!!

    她沉了沉气,望着面前众人道:“少擎你们几个先出去,务必尽可能地查出源头,我等你们消息!”

    凌家门家的动静早惊动了整条街,原本时间还早,卫所里的传言还没怎么传到南风巷,但经黄建德等人这么一闹,很快左邻右舍知道了。

    再一传十十传百,不消片刻,便陆续有人前来围观,恰巧是沈家与凌家又当门对户,此时便只需锁住一个地方皆可张望。

    素日与长缨过从甚密的街坊邻居,有大部分皆三三两两指着沈家大门交头接耳,言语里的鄙视轻蔑仿佛写在脸上。

    当中一些言语,更是让人听来浑身皆不是滋味。

    凌渊方走至院中,郭蛟已快步进来:“据查,这话是自码头生起来的,眼下尚未寻到具体源头!属下已经遣了人往码头去,但——恐怕也于事无补。”

    无论如何当初长缨当着那么多人面致死凌晏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如今即便是知道有人借机针对,也没有办法下令定性为谣言。

    而即便是寻到了散播这消息出来的人,也无法斥责其有什么不对,毕竟,死的那个是凌晏,是他们的老侯爷,凌渊要么不承认她,要么承认就不能对她有任何偏袒,否则他就是不孝!

    凌渊负手凝眉,说道:“她呢?”

    “璎姑娘还在府里,但方才冯五爷和周梁黄绩他们都出门了!”

    凌渊默了片刻,道:“让她在府里呆着,不要露面。”

    郭蛟称是,出去了。

    这个时候自然不能露面!风口浪尖上,露面无异于火上浇油。

    不光是长缨不能出去,凌渊也不便出去,一旦出去他就得有个态度出来,这种情况下又给什么态度好呢?

    而不管他怎么说,只要他承认她是沈璎,都将决定舆论走向更失控的地步。

    可要让凌渊站出来包庇她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凌晏的死对凌家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伤痛。

    凌家这里闹腾着的时候,霍溶也已经带着佟琪他们出了门。

    卫所已经到处都是传扬这件事的声音,从凌渊与长缨碰面时起的交锋到后来种种,如今已让人有了恍然大悟之感。

    没有人能想到他们身边活生生的那个热情谦和的沈长缨,居然会是传说中丧尽天良恩将仇的凌家表姑娘!

    到达谭绍门下时霍溶脸色已沉得滴水,而谭绍却去了议厅,他又即刻转道去议厅。

    眼下之计只能请谭绍出面先且中断这议论,在没有证据反驳的情况下,任何人的据理力争都是徒劳!

    “将军!”

    霍溶进内环视了一眼在座的四名副指挥使,而后跟谭绍拱了拱手。

    谭绍摆手,沉脸道:“沈长缨呢?”

    霍溶回道:“沈长缨在卫所呆了三年,才能人品大家有目共睹,她怎么会是害死老侯爷的凶手呢?

    “还请将军莫要因为这件事而否定了她的全部。末将请求将军立刻下令制裁造谣者,以正视听!”

    “霍将军还真是会偏心。”他话刚落下,门外就传来苏馨容的声音。

    苏馨容在一屋子人注目下漫步进来:“沈长缨究竟是不是凌家的表姑娘沈璎,事实已经摆在这儿了,侯爷就只差没亲口说出来了,霍将军连这都还要替她遮掩?

    “如果说连害死于自己有养育之恩的亲姑父这样的事情都能有情可讲,那么王法还有什么威性可严?

    “我们大宁可不缺一个小小千户长,对于这种恩将仇报的白眼狼,绝不能还容她留在南康卫!”

    霍溶睨着她,凝眉道:“说到恩将仇报,我记得似乎码头发现盗料案起因之初是苏将军陷害沈将军而起。

    “事后到如今沈将军未有一个字提过要处置苏将军,苏将军不记得人家的好便罢了,如今却跳出来指责沈将军恩将仇报,敢问,要处置恩将仇报的白眼狼,是不是得从你苏将军先开刀?”

    苏馨容噎住,脱口道:“这两者岂可相提并论?我那只不过是跟沈将军开了个玩笑,无奈她当了真。

    “她害死凌老侯爷的事能算是玩笑么?那可是几百官兵亲眼看见,她亲口指证自己的姑父,于公来说她的做法是残害忠良!

    “于私来说,她是恩将仇报六亲不认!霍将军连这都要护着,难不成是沈长缨给了你什么好处不成?!”

    “那苏将军与凌家非亲非故,你这么急着替侯爷出头,是打算从侯爷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霍溶从始至终脸上连波澜都没有一个,但他这反应却让人也禁不住屏息。

    “我警告你,诽谤同僚造谣生事可一样得论罪,苏将军要是有证据就拿出来!

    “要是没证据,那就别妨碍我等彻查这造谣生事之人,早日将她捉拿归案,以还沈将军清白!”

    苏馨容不料他竟然这般语锋犀利,只觉他话里有所针对,一时扶着剑,便不再与他往下杠。

    只跟谭绍道:“将军,此事影响甚大,还是传沈长缨到场听听她怎么说吧,也免得说我们南康卫不仁义,不肯给她申辩的机会!”

    谭绍看向霍溶。

    霍溶此刻反倒是眼观鼻鼻观心,不言语了。只是掩口轻咳的时候顺便看了下门口佟琪。

    谭绍发声:“去请沈将军!”

    霍溶瞅着苏馨容,神色阴阴的,莫测高深。

    苏馨容在他这轻轻一瞥之下心头发凛,不敢再与他对视。

    但她也决不会退缩!

    昨夜她遣的小厮去往码头时,果然刘蔚已经与漕运司里几个有来头的官吏喝上茶了。

    刘蔚是太子一系,自然有他的消息渠道。能在各码头理政的官吏多少都是有背景的,有了她提供的这么多线索,他只消寻得熟悉京师的几个人一问,立时便就有了结果。

    凌渊一来就针对沈长缨,还忍不住当众跟她动了手,加之又说到她是凌家的人,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再加上冯少擎被沈家人称作五爷,而与凌家交好的东阳伯也姓冯!他们家五爷相传正是两年多以前离开京师的,综合种种线索,沈长缨怎么可能不是沈璎呢?!

    她有绝对信心!
重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