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裙上之臣 > 裙上之臣 > 第133章 杀死老侯爷的刽子手

第133章 杀死老侯爷的刽子手

    吉祥与瞳光在凌家门口徘徊,见苏馨容盯了这边半日,便就戳了戳瞳光手肘,使了个眼色。

    紫缃不免关心起长缨跟凌渊的接触。

    长缨料着凌渊不会真对少擎做什么,想着也该让她和吴妈知道当年事了,便着她把吴妈唤来,将那日跟凌渊所提之事原原本本复述给了她们听。

    俩人听到半路已经抹起眼泪来,等她说完,便相继道:“我就知道姑娘那么做是事出有因,可怜您自己闷了这么多年,什么都不说!

    “你当时说出来可多好啊!奴婢们就是日日跪在侯府门前替姑娘请愿,也是中的!”

    “自然是不能随便说的。”长缨一手拉住她们一个。“姑父当年嘱我这么做,连谁都不曾告诉,自然有极要紧极要紧的原因。

    “倘若你们去侯府跪求了,又或者让姑母他们信了你们,然而宽恕我,那么他当初又为何不直接跟姑母他们通气呢?”

    她始终相信凌晏此举背后有了不得的原因,尤其是在她知道将来凌家有大难之后。

    她不能说,既顾忌着不会有人信她,也因为凌晏或许是另有原因,因此守口如瓶多年。

    但如此令得吴妈紫缃越发难受,相互又抹着眼泪说了会儿当年事才收场。

    刚刚说完,正好瞳光就进来了:“方才苏馨容盯着五爷去凌家,古古怪怪地瞧了半日。”

    听到苏馨容,长缨就蓦地想起前日自卫所议厅出来后,苏馨容堵着她跟她打听的那番话。这个苏馨容,竟然对她这么好奇?

    “姑娘,这事儿您不能对外说,那您岂不是得一直背着这锅下去?”

    紫缃担忧起来。“侯爷来势汹汹,即便后来没拿您怎么样,可当初一定是想要收拾您的。这要是有人从中猜出了您的身份可怎么办?”

    长缨沉默起来。

    那日凌渊当众对她动手,她就知道这事没那么容易摆平。

    别的人倒罢了,像苏馨容这种时刻盯住她的就得十分当心,而如今凌渊并未对她完全消去恨意,也保不准哪日他突然报复心又起,再说出点什么来呢?

    她丢了差事,于他来说无关紧要,可能对他来说断了她的官路他还觉得这是轻的。

    但她可不一样了,这可是她重生回来的最大目标!

    她若把当初真相说出来,先不说不会有人信,就算信了,于她来说也是自损八百,万一凌晏当初这么做的原因真的藏着莫大秘密呢?

    到时候总会有些人会相信的,而那时她和凌家岂不是变得更加被动?

    “明儿我再去见见他吧。”

    这是跟凌家也相关的事情,她必须跟他在这件事上达成默契,哪怕是暂时的。

    说完未久,少擎就回来了,神色自然,举止淡定,看模样果然不像是被教训过的样子。

    “奇了怪了,他不但没有拿我爹来威胁我,居然还说要我好好跟着你,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长缨想了下:“据我所知,他就是有阴谋,好像也犯不上使在你我头上。”

    “我觉得也是。”少擎琢磨着,然后下去了。

    长缨对着夜空默了会儿,才回屋。

    翌日早饭前,她琢磨了一下今日该办的差事,收拾好便准备往凌家去。

    刚到门下,早起去卫所应卯回来的少擎就一路狂奔进来,见着她劈头便道:“长缨,不好了!卫所里到处都在传你是凌家的表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传出去的?!”

    长缨立时顿在门下。

    听到动静的吴妈他们也纷纷跑出来。

    “怎么回事?”吴妈塞了簸箕给吉祥。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往常跟咱们不怎么熟络的那些将领,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全都知道了长缨是凌家表姑娘!

    “有些都已经公然在骂长缨是害死老侯爷的刽子手,在吆喝着要去凌家问个清楚了,看模样倒像是要把长缨拖出来将她手刃似的!”

    少擎抹了把汗,又急又怒之下五官都变了形。

    长缨万没想到事情会传得这么快,这没道理!

    凌渊遇见她并掀起风波也不过是前日的事,虽说他当时言语极易引人联想,可是湖州距离京师千余里路,一部分人连当朝有哪里权贵都不清楚!

    剩下一部分即便知道武宁侯府,也不见得就知道凌家有没有小姐。

    他们怎么可能那么快从凌渊话里确定她是凌家的表姑娘?!

    换句话说,即便是如徐澜这般,碰巧真有知道当年事件的,在有证据之前,也不敢贸贸然出声认定她就是沈璎,所以,事情又是怎么会失控的?!

    “我没有往外说过,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只能是前日在卫所里侯爷对我动手的那一着。

    “你们都去查查到底是哪里传出来的?怎么传出来的?!回来报我!少擎也去卫所里转转,看看究竟又是怎么掀起来的?”

    即便是她的身份暴露,如此大声势地散播也不正常!

    这都到了要去替凌渊伸张正义的地步了,还能只能指指她脊梁骨而已?

    “其余人各司其职,我先去对面看看!”

    她交代完后,随即跨下石阶。

    “姑娘!谭将军与诸指挥使们都已经往卫所去了,好些人都已经到达侯府门外,要求见侯爷了!”

    扫着院子的吉祥抓着扫把踉跄着冲进来,将一众正准备分头行事的人皆堵在了门下!

    周梁怒道:“眼下侯爷都未曾发话,是谁敢有这么大的胆子?!”

    “小的都不认识那么多,但是,黄慧祺的父亲黄建德也在其中!”

    吉祥道。

    长缨心下微顿,快步走到前院,街头喧哗声已经传来,到了花窗之下张眼望去,果然凌家门下已站了四五个将领,当中一人,不是黄建德又是谁?!

    这就很明显了,是有人在故意针对她!

    她倏然又想起昨夜里吉祥禀报她的,看到苏馨容在盯着少擎看的事情,苏馨容一天到晚地盯着她,这么说来,这事莫非跟她有关系?

    但她又哪来的渠道知道确定她的身份的呢?!别的不说,凌渊这会儿还在这里呢,她就不怕万一搞错,把凌渊给惹怒了?
重磅推荐: